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二百八十九、生意经

    程无常出的主意是:

    秦山河在送出六个灵慧果之后,言明不收陈国的人修真,他干脆不打算在陈国收逍遥学宫弟子了。他明白的告诉了程无常:他只是不想看到陈国外道盛行,其实也没打算帮陈国在国内广纳门徒。

    程无常对秦山河提出——收留陈国弟子修习正道才能做逍遥学宫弟子行不行?

    对此秦山河回答得很坚决——进学宫的弟子连魔道妖道都有,怎能只收正道那?所以这样做肯定是不行!

    不过秦山河提出——在陈国招收逍遥学宫的预科,并不算是逍遥学宫弟子。他可以帮陈国修建一个筑基池,帮进入预科的陈国弟子筑基。

    秦山河这显然是暗度陈仓的做法:

    正道修士筑基是煅骨、凝脉后洗髓伐毛开始筑基的,是不同于外道修士开顶轮气海筑基的。所以秦山河的意思就是——你到了逍遥学宫做正道修士和外道修士均可,若舍得扔掉正道筑基,那可是需要重新开顶轮的。

    灵台界里筑基外道都要二十万两黄金了,灵通界只会更贵,那这时候左右都是修行,谁还舍得白扔那么多黄金啊?

    这样做秦山河才能对太一神教里的外道有交代,人家不是故意打压外道,是陈国人自己选的修正道。

    对此敖风雅开始并不明白,他觉得程无常这么做有些多此一举。

    程无常笑着解释道:“其实陈国人选择修行外道,并不是因为投靠外道好处大,是因为他们真的看中外道元婴!

    国家和修真门宗不同,在一个国家里,选择继承人血脉比修为重要,但是修为也不是并不重要。

    因为是修真国度,所以国主和各大国公的修为也不能太低,这就是出了一个马孟刚,引得陈国全国跟着不计后果造元婴的原因。

    外道元婴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让他们不再考虑修为的事,自由的选择接班人,这点才是他们最看重的。至于黄金,能得到指定的元婴,花多少他们都无所谓了。

    刚才影无尘老弟已经听到他们之间商量的结果了,为何有这个局面?

    其实本质上还是他们不想放弃外道元婴。

    既然这样,我们造出个筑基池来,不但可以从正道筑基开始赚一笔,他们选择让谁修行外道,还能再多赚一笔重复筑基的黄金。

    至于价钱,修行这东西本就没凭据,你天赋异禀,可能小小年纪自己就筑基了,一两黄金都不花,如果一个王孙贵族后裔,资质平平,此生大道无望,但也想要点修为,那他花多少都心甘。

    所以啊,这个小小的筑基池,在只有陈国和海家有筑基池的这段时间,给我们能创造的价值绝对是超乎想象的。”

    敖风雅这时候才知道,人家比自己看得透!同样的事,人家都能想到自己想不到的地方,所以,他是真心的佩服程无常了。这才发出了那句“你是因为能力才有的这机缘,这可不是巧合!”的感慨。

    程无常对敖风雅对自己的称赞连声说“当不起”,但其实心里也是乐开了花,他从敖风雅的话音中听出了敖风雅略微带的那点酸意,但这也恰恰说明了自己是真的入了杜无名的法眼。

    只要自己抓住眼前的这个机会,把灵通界的事安排妥当了,自己在太一神教的前途就会一片光明了。

    因此,他想把事情再做的完美些,于是跟敖风雅说道:“话说到这了,在下还有件事想请敖老兄帮帮忙那。

    我刚跟你说的计划中,就说了我要开逍遥学宫的预科,等于是拿空口承诺来应付陈王和四大国公,但是如果俩年里始终没有太一神教中人来,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啊!

    在下想了下,老兄刚才说敖家姐妹在雾国制造海家卖的符箓那,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陈国一下啊?她俩现在对陈国而言,还是顶着雾国公主的名号那,在陈王他们看来,是外道沈千机的人。

    我让她俩来此也不需要做什么,来点评下预科的学生,上一到俩堂课,显示一下太一神教还是很重视他们的就够了,同时还能彰显出沈尊者也存着拉拢陈国的心思,你看如何啊?”

    敖风雅听到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杜无名在离界之前跟他和敖家姐妹说的一句话。

    敖家姐妹在杜无名做了抽调所有高修为的人去灵台界后,就一直抗议说不行,因为就她俩根本造不出这么多符箓法器来。

    雾国的妖修在学,但是学会也得是个时间,学会做好更需要时间,用敖家姐妹的话来说,现在教的徒弟做废的符箓如果都算成本的话,有些价值低的符箓都赔钱。

    这话一点没错,符箓这东西就是熟能生巧,当你从零开始教人画符箓的时候,废的可能要比成功的多得多。

    可能他的第一张成功符箓,是成千上万的废符箓换来的,所以这个成本也是得算的。

    当时杜无名着急走,就不耐烦的告诉敖家姐妹,去找程无常,让他想办法。

    敖家姐妹甚至连敖风雅在内,都以为杜无名在随便找借口那,这种无法克服的困难,找个刚进教的有什么用?

    但是现在不同了,敖风雅对程无常的看法有了大改观,他认为杜无名可能还真不是敷衍敖家姐妹,可能程无常真的有办法。在敖风雅看来,杜无名和程无常是同类人,这类人的思维方式跟他们这样的正常人不一样的。

    于是,敖风雅对程无常说道:“你这么一说敖家姐妹,我倒想起个事来,杜旗使在离界之前还有桩关于敖家姐妹的事,想让你帮忙解决一下那……”

    等到敖风雅说完,程无常沉吟片刻,说道:“这符箓法器的制作之法,只能教给妖修吗?能教给陈国的修士吗?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学,我说的是我假逍遥学宫预科之名收的那群陈国王孙公子。”

    敖风雅笑道:“这东西开始本来是想让海家的修士去做的,就是打算让能学的都学的。你要知道——写符箓要灵力的,我辈修行灵力不易,若不是为了换些钱财灵玉,谁肯受累去做符箓给别人用啊!

    你还要只给公子王孙学?你可知道当年秦尊者就是知道——这东西等教会了再做出来卖,根本赚不到钱!这才一开始就故作大方的直接让海家人学的。

    你们灵通界的修真底蕴太差了,从零开始造出像灵台界那样人人都用符箓的环境成本太高,所以秦尊者才断然放弃卖符箓的念头,直接卖神通做法给海家的。

    没想到海天擎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选择不学符箓,他以为这是让我们多赚个钱,却不知离开灵台界的那些修士,我们现在于本界中培养出合格的符箓工匠来靡费极大。

    如今杜无名还雪上加霜的抽走了所有现在就能做符箓的修士,敖家姐妹等于就她俩人供应整个海家的商路,偏偏海天擎还想着打开这条财路赚钱,我们为了逼反海天擎还不得不卖给他符箓法器,让海天擎赚这部分钱!

    敖家姐妹现在都快累死了,你若能多教会点人才好那,不过前提是废符箓的成本他们得自己担负。”

    程无常长叹一声,说道:“老兄,你知道吗?你们这就是守着金山要饭那!海家卖符箓卖得可不便宜着那!”

    敖风雅苦笑一声,说道:“是啊,但是他们可是用灵台界的价钱从我们这买的啊!我们现在两界道路不畅还有两年多的时间,能做符箓的大部分又都跑到了灵台界,我们现在这成本上来了,价钱上不来啊!”

    程无常笑道:“你们当年想卖海家神通,想让他们自己造符箓,结果海天擎不买,海天擎不买陈玄明还能不买吗?

    而且你们当年卖符箓神通的方式也有问题,一锤子买卖怎么行?那才赚多少?

    你这样吧,你让敖家姐妹来陈国,交给我收的逍遥学宫预科的弟子们做符箓,海家要多少货你只管让他要就好了,保证供应的上。

    老兄,你少算了一点,这东西现在是交给海家卖,但等海天擎的事毕之后,难道这生意还要让海家独揽吗?

    所以,你只要教给陈国的人怎么做,然后告诉他们在海天擎没谋反之前,他们不能卖,他们会不计成本的学会的,因为他们现在已经看到了海家在这里有多少利润了。

    我们好像是白教给他们了,但是我们进预科可不是白进啊?除去筑基我们赚一笔以外,这俩年我们教给他们这么多东西,不能不要学费吧?

    而且你放心,我出面去帮咱们要学费,我不会涸泽而渔的,这里面是有技巧的。

    我要赚的不是国库,所以我们的圣城建设不会受影响的。万年以来,维持陈国运转的国库远远不如陈王和四大国公的私财多,我要赚的就是这部分私财。

    拿出钱就能让子弟们筑基乃至得道元婴,再加上海家在前面卖符箓赚钱替我们吆喝,这些看得见的利益足够让陈王和四大国公掏空私财积蓄的了!”

    敖风雅听完叹气说道:“你别跟我再解释了,我听不懂也不想听了。

    整个太一神教里最会做生意的几个人里,你肯定比邓不通强,因为你比邓不通看得远;也肯定比秦尊者强,因为你比秦尊者算得细;你跟教主比我不知道结果,但我敢肯定的是——你的生意经在太一神教中不排第一,就排第二了。

    所以你别跟我解释了,你是全权代表,你就看着办吧!”

    程无常叹了口气,苦笑一声说道:“我的生意经不得不强啊,你该记得我是什么出身。你们做生意赔的是钱,我若真赔了赔得可是命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