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三百零三、宣战

    程无常在灵通界运筹帷幄,不甘心只做守成看家的代理人,结果搅动得灵通界风雨大作,彻底推翻了杜无名当初的部署。

    不过总体结果是向好的方向发展着了。

    而与此同时,灵台界也是事事出人意料,以前的所有计划都出了意外,不过结果竟然也出奇的好!

    俩界中都是一群号称算无遗算的人筹算半天做的计划,到了实施的时候,诸多的现实变化让他们的计划都变得面目全非了,这不得不说是个讽刺。

    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

    现在,回笔再叙下灵台界的故事吧,很是曲折离奇。

    灵台界在渡过了一段安稳平淡的日子以后,从魔山的怀孕女魔上到灵台界开始,一直平静的日子就此打破了,灵台界里开始泛起阵阵微澜……

    ………………………………………………………………………………………………………

    墨无双和黄无尘守在灵台界的魔界通道边上,后面站着一排排妖兴公司的女妖,她们的任务就是接待魔界中的各位待产女魔。

    杜无名带着殷成的黄泉门先行上界了,随后杜无名领着这百十号魔族去找方正了,而就此把这里交给了墨无双为首的女修们了,后面都是待产的孕妇,他们留在这里也不方便。

    雪云打头来到了灵台界,随后一个个女魔鱼贯而上,每上来一个,墨无双都递给对方一个小瓶子,而后面的黄无尘则一遍遍的重复着,“瓶子里是剩下的仙界神水,服下去能暂缓下凡间灵气侵袭,所有人都从我身后找个人陪着去逍遥学宫安顿下,等你们都进去后大阵就开放了,你们就安全了。”

    雪云看到一个个女魔由妖兴公司的女妖陪同向外走去,微微摇摇头,说道:“就这么几步,浪费了神水不值得了。”

    墨无双一边分发着神水,一边说道:“没什么不值得的,我们这次就算是跟魔界暂时断了联系了,神水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这些魔族历尽艰难到了这里,再折在凡间实在太不值得了,更何况,她们都是待产之身,本身体质就虚弱,而且那个大阵从启动到能炼化混沌之力包围住自身,还是需要时间的,也不是一开启就能让魔族全然不怕凡间灵气了。”

    雪云说道:“我们魔族也没你想的那么弱不禁风,哪会一下子就散了的?对了,这些女魔们生产之后那?有多少能留在这里的?怎么个章程墨夫人知道吗?”

    墨无双听到这话,好奇的回头看了眼雪云,说道:“魔界还有安身之所吗?她们不留在这里还能去哪?”

    雪云反而被墨无双的回答给弄得愣住了,连忙追问道:“在这里给所有上界的女魔再造躯体吗?要是再加上渡劫,灵玉用量可是不小啊!

    如果全留在大衍阵中,那我们还怎么接着发展大衍之阵那?”

    墨无双答道:“这个具体怎么办大家都在商量着,反正夫君说了——救人就要救到底,办法总是有的。

    你刚说的灵玉数量还是算少了,那些孩子们也要再造躯体的,要不然救他们干吗?

    魔族孩子虽然天生有神通,但是刚出生灵力储备不足,所以他们开顶轮都得要渡劫灵玉帮忙的。

    夫君已经商量出了个章程了,现在就是中等灵玉有些缺口,秦山河走了,太清宗的血脉工匠又不再听我们的了,夫君正积极跟商风雨协商,想从他那里多买点中等灵玉。

    偏偏那老儿不识趣,非说什么中等灵玉是从灵台山上天成了,产量自己也没法干预,真当我们什么都不懂吗?

    自从秦山河走后,这太清宗越来越不像话了,到现在连个门主都选不出来。

    商风雨靠天马堂掌握着全宗财权,秦风月靠秦氏一脉掌握着门宗的道法传承,而五大宫则在柳风骨手中,现在的情形是谁都做不了门主了,这跟当年的黄云溪宗最后时刻倒是相仿了。

    这样内部倾轧的门宗,难怪秦山河看不上!”

    雪云叹道:“商风雨在中等灵玉上说了谎,但也有他的苦衷啊!

    我们是知道中等灵玉的来历,正因为如此,我们也该知道——中等灵玉每天的产出也是有限的,这事上其实逼商风雨也没太大意思。

    那现在这情况,教主怎么说?”

    墨无双答道:“大衍之阵的事先放缓,修为高的魔族现在下魔界偷石头,偷到鬼族困住这条通道为止,咱们自己造灵玉;再市面上扫荡中等灵玉;再给商风雨抬抬收购价格。

    我们是左右不了产出,但是这么多年,商风雨那还是会有些存货的。另外,昨天夫君说他想明白一件事,然后去找齐绝心谈了谈,现在放他回藏剑门了,具体谈的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夫君就说了句——没空陪李沧海逗闷子了!藏剑门的灵玉怎么回事,该放到明面上来谈谈了。

    总之是多方想办法呗。

    夫君的意思:先照顾好我们这些上界的魔族再说,这些人在魔界都没丢了性命,那这命就更不该丢在灵台界了。”

    她的话声音不高,但是也没刻意避讳谁,所以上到界来的女魔都听到了,这话让众女魔心中那份感激再也按捺不住了,从第一个掩面而泣的开始,大家都禁不住哭了起来。

    等到女魔们全部上界后,映雪最后一个跳了上来,看到一个个女魔梨花带雨的,挠挠头问雪云道:“发生了什么?”

    雪云简短截说的把刚才墨无双的话都复述了一遍,映雪听完柳眉倒竖,冲雪云说道:“那你还在这等什么?”

    雪云不由得愣了,问道:“你说我该做什么?”

    映雪冷哼一声,说道:“现在就你我的魔仙之体还在,你说我们该干什么?你带一队我带一队,平了天马堂和藏剑门,把血脉工匠抓来啊!

    现在还谈什么规矩,我们拳头大就是规矩,血脉工匠都先绑来再说!”

    雪云摇头道:“好姐姐,哪有那么简单!

    我们知道有多少血脉工匠吗?而且就算我们全绑来了,就一定够吗?再者说,你这是杀鸡取卵那,而且万一对方拼的鱼死网破,你杀了鸡都取不到卵!

    更何况,事情并没有到那步,现在是大衍之阵的建设停下来,我们这些人就能活,而中等灵玉的取得只不过是影响我们大衍之阵的建设速度罢了。

    所以我们只要记得神教为了我们做出多大的牺牲就好了。走吧,去找教主,你我现在是修为最高的人了,我们的用武之地不在平了天马堂或藏剑门,我们这一个月的光景,还能做更多的事的。”

    雪云的话音落下,猛然听到外面一阵喧闹,雪云和映雪对视一眼,随即纵身飞了出去,二人飞到半空,却看到一群人正在山谷门口跪着那。

    雪云飞近一看,方正此时正在山谷门口,他的身后不远处,站着沈千机和顾天仇俩人,雪云飞到顾天仇身边,低声问顾天仇道:“怎么回事?”

    顾天仇满面春风的说道:“藏剑门申灭道带着门下一众弟子来投了,你留意到身后那些弟子了吗?全都是没有修为的。”

    雪云登时明白了过来,说道:“血脉工匠?”

    顾天仇点点头,说道:“教主放齐绝心回去了,让他带话给李沧海,说要跟李沧海打个赌,赌约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是现在看,应该是这些工匠。”

    而这时候,方正走到了那群人近前,看到最前头跪着的申灭道,说道:“李沧海那?”

    申灭道伏身拜倒在地,说道:“李沧海听到教主知晓他假死逃生的事情后,已经吓破了胆子,如今已经不知所踪了。

    小人惶恐,亲率藏剑门全门弟子来投,恳请方教主收留。”

    方正围着后面的人群走了一圈,啧啧俩声,说道:“一个有修为的都没有,三灭五绝除了你全没来,你说你举门来投,藏剑门就你一人修行就能坐稳上五门的位置吗?”

    申灭道也不抬头,嘴里说道:“小人御下无方,手下人离心离德,听到方教主要针对藏剑门后,全都各自奔前程了。

    现在就唯独剩下来小人带着一群石匠了,小人也是走投无路了,恳请方教主收留。”

    方正撇撇嘴,说道:“这理由真烂!”

    随后他负手而立,也不看申灭道,说道:“我也找个牵强的理由吧,三日后,我要去你们藏剑门的葬剑池修行金属性五行,你听好了,我不管你们藏剑门现在还剩下多少人,但是三日后,葬剑池周围十里内,我不能再见到任何人了。”

    随后,他回身冲沈千机说道:“老沈,传我口谕,三日后,藏剑门周围十里不得有任何人进出,这句话对我太一神教的门下也适用。”

    沈千机躬身大声说道:“谨遵教主钧旨!”

    这下,谷内的神教众人都呆住了,嗡嗡之声不绝,都在低声议论着,显然不明白方正这是要做什么。

    沈千机回过身,冲谷内喊道:“教主口谕——三日后,任何人不得靠近葬剑池周围十里!”那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方正此时回头微笑着对申灭道说道:“好了,我交代完了,你还有什么交代的吗?”

    申灭道抬起头,一脸庄重的对方正说道:“李沧海遁逃之时,留下句话——杀鸡取卵不可取,要想让鸡接着下蛋,就去葬剑池里自己一个人找秘方吧。

    小人也不明白此话是何意思,所以只能原话带到了。”

    方正点点头,对申灭道说道:“我跟李沧海说别再出谜让我猜了,他还是没听!

    我若不说我跟他的赌约继续,他永远都不会告诉我造灵玉的方法是不是?这点工匠就是他掩人耳目的东西,他当我真的不明白吗?

    我若不明白也不会跟他提出赌约了!你这不是来归降的,你这是来帮李沧海宣战的啊!

    好!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了,你留下工匠回去吧,三日后,我独上葬剑池,我应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