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三百一十八、芳心可可

    秦楚楚这些天来,经历了大喜大悲,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秦楚楚才确定自己是真的爱上方正了的,其实她现在也不确定,她真的是爱上方正了。

    因为在这个观念、礼制都类似中国古代的修真世界里,自由的爱情很少出现。就算此间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不是重视到违反了就算大逆不道的程度,但也从没有过那个凡间界中提倡男女自由恋爱的。

    这是因为当初制定这方天地秩序的地圣本身就是个地球上的中国修士,而他大多数时间都在地球修道,耳濡目染的就是中国古代的种种传统和文明。

    所以等到他得道后来到这里,天尊请他帮忙厘定天地秩序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按地球古代的样子创造出了这个修真世界。

    但是秦楚楚体验到了这种火热的爱情,她知道每天方正的影子总会在自己的脑海中出现的那种刻骨铭心,这份每天挥之不去的想念,就始于她在太清宫当面拒绝秦山河要她嫁给方正的那一刻。

    后来秦山河给他做易形大法,让秦楚楚变美了,因为是永固容颜,所以要将养半载,所谓的闭关,其实就是秦楚楚适应新躯体,融合新躯体的过程。

    那段日子秦楚楚每天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而这时候秦楚楚什么也不能做,所以她的脑子里就只剩下方正一个人的画面了。

    她每天都在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拒绝,然后每天又在对自己说——她拒绝得对!

    秦楚楚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里,上面有哥哥,下面有弟弟,家境一般。

    秦楚楚从小就知道她不漂亮,所以她的心思就全然没在穿着打扮上。

    虽然她资质很高,但却不是家中修炼的希望,因为她是女儿身,她家是太清宗的秦家嫡出,但是万载以来,秦家已经演变成了一个上万人的大家族了,所以单靠族内每年祖荫的那点收入,是过不了日子的。

    秦楚楚的父亲秦哲是个勤快的修士,写得一手好符箓,让家里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但同时维持一家三个孩子的修行也是艰难的。

    所以秦楚楚一直很努力,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够努力的话,她是女儿身,家里优先选择放弃的肯定是她!

    秦楚楚没有经历过怀春的少女时代,因为那时候她一直静心修行。直到她年纪轻轻就成了元婴真人,家境也因为她的成功变得殷实起来后,人们才发现,竟然有这么一位好姑娘还没婚配那!

    当她豆蔻年华的时候,她因为容貌被忽略了,而当她功成名就的时候,人们再想重视她,发现已经没人配的上她了。

    秦楚楚不是没有那份少女情怀,但事实上,除了惊才绝艳的天才外,很少有男修到元婴还没婚配的,所以秦楚楚心中的夫君形象,只能寄托在传说中的那些英雄里了。

    不过那些英雄都距离她太遥远了,比如……白天羽。灵台界从秦山河开始刻意隐瞒元婴真人的凝魂方式后,就很难再现英雄人物了,直到方正出现。

    所以在秦楚楚心中的方正是大英雄,是完美的,完美到只适合出现在她的怀春梦中,因为自己配不上他。

    这半年来的加深印象,让方正的形象在她心中更饱满,更深刻,更忘不掉了!

    从她出关以后,她看到了自己的俏丽形象,同时也听到了方正更多的英雄事迹,方正成立了太一神教,老祖宗甚至为了方正的太一神教都舍弃太清基业投奔他了。

    她此时更加后悔当初为何要拒绝了,她现在配得起方正了,但她拒绝了心中的大英雄唯一可能娶他的机会!

    同时有时也更庆幸自己拒绝了,因为她细想想,她还是不配。

    现在的她即使容颜俏丽了,但跟方正之间的鸿沟更大了。

    所以当秦枫告诉她,秦山河的许亲得到了方正的认可,方正要娶她的时候,心里那份欣喜再也藏不住了,这是美梦成真的幸福!当天她就哭了!

    而后来,三方势力为了争夺她勾心斗角,而她因为家族传承,因为自身情谊,也在这三方势力中飘摇不定。

    太一神教对于此束手无策,爱莫能助,秦楚楚此时心凉了,那种她不配的情绪又再度滋生了,且这次,发展的比上次还大!

    她送出了《十方灭仙阵》的阵图,拒绝了方正的求婚。她对太清宗的解释是——秦山河许给方正的阵图,必须送给人家,而她自惭形秽,配不上太一神教教主,所以不嫁了。

    三方势力本来都在巴结她,在她做出这种选择后,又瞬间消失在她的生活里了。

    商风雨没再提她何时回太清银行的事了;柳风骨也不每日苦口婆心的劝她回去执掌百花宫了;而她家居住在秦家祖宅的小院从车水马龙再度恢复了宁静,甚至变得门可罗雀,还不如从前她在太清银行的时候那!

    所有太清宗的人都在想……这是位敢拒绝方教主的人才,功过是非咱不评论,就这份胆气咱先敬而远之吧!

    当时秦楚楚就笑着对父亲秦哲说道:“父亲大人,看到没?这等虚幻繁华来得快也去得疾,最不牢靠,女儿此次选择,看似丢了我家一步登天的机会,其实也丢掉了我家里为此家破人亡的危险。”

    老实的父亲只是苦笑,没再说话,而那夜,秦楚楚其实哭了一整夜,比她知道自己要嫁给方正的那一夜哭得更撕心裂肺,哭得更痛彻肝肠。

    事情迎来了第三次反转,昨日里敖风雅来到了秦家祖宅,知会了一声族长秦风月,说是奉秦山河之命,要接秦楚楚一家去太一神教。

    秦风月对敖风雅说道:“秦老祖已经离开太清宗,离开秦家了,这样长臂管辖,合适吗?”

    敖风雅笑着答道:“不合适,但当年秦老祖离开的时候说将来要带秦楚楚走,你是答应的,这话还言犹在耳啊,我当时也是听见了的。”

    秦风月连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楚楚随时能走,但她一家全都得走吗?若这么说,我们秦家一族都跟秦楚楚沾亲带故,我们全去太一神教可好?”

    敖风雅依然笑容满面,但话里就带着机锋了,“老秦,实不相瞒,秦楚楚有可能会嫁给方教主的,而且这种可能非常大。

    但你如果觉得留下秦楚楚的家人就能让太一神教欠太清宗好大人情,我觉得没必要,逍遥学宫就是当年的太清宫,它已经欠咱们好大的情了,敢不听你的话,你去收回太清宫好了!”

    秦风月猛然一激灵,连声说不敢,于是敖风雅连夜把秦楚楚一家接到了太一神教。

    秦楚楚还记得敖风雅板着脸训斥自己的情形,他一脸庄重的对自己说:“也是元婴真人了,做事怎么这般孩儿气!婚姻大事长辈定了,你怎么能改,莫再生事了!”

    秦楚楚一脸惶恐,低头认错,而她强忍着笑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再也忍不住了,她傻笑着,傻笑着就又哭了,这次又是一整晚,但再没愁死百转了,这次只剩下了甜,钻到心里的那种甜!

    秦楚楚已经又哭又笑得闹了一天了 ,这时候,她居住的小院外传来一个声音,“楚楚姑娘在吗?雪云求见楚楚姑娘。”

    秦楚楚连忙站起身子,整理了下妆容,照下镜子看看,哭过的痕迹不甚明显,这才走出院子,迎到门外笑道:“大名鼎鼎的雪仙子来拜访小女子,小女子当真是受宠若惊啊!”

    门外站着雪云,而雪云手上则牵着一个小男孩,此时雪云微笑着冲秦楚楚说道:“早听说楚楚姑娘国色天香,今日得见,可比传言的还要美上几分那!”

    秦楚楚答道:“雪仙子可不要取笑我了,若不是我家老祖宗的补天妙手,我这容颜根本见不得人的。”

    秦楚楚一边说着话,一边看向雪云手里牵着的那个粉琢玉砌的小男孩,探询的问道:“这位是……”

    小男孩并不太高兴,噘着嘴答道:“我叫沐阳。”

    雪云忙解释道:“可不要小看了这位小仙人,这可是我魔族的救星,世间的灵根,这位是化成人身的九叶芝仙。”

    沐阳噘着嘴看向雪云,一脸苦相的说道:“还恩人那?你们就这么对待恩人?要生生拔掉我好容易长成的芝叶,打掉我的修为?”

    雪云白了眼沐阳,说道:“那你别来啊?我们给你的好处可是不小了,又不是白要你的芝叶。”

    沐阳大窘,低声嘀咕道:“我没说不来,等我长几十年就好了,非要现在要。”

    雪云看着沐阳那样子,忍不住捏着他的小胖脸说道:“装萌卖傻,其实你比谁都精明,我们若不是三日后就要用,怎会用得着给你那么多灵玉异宝,还得保证你日后的渡劫修行,好事全让你占了啊!”

    看到秦楚楚疑惑不解的样子,雪云笑着对秦楚楚说道:“我们进去说。”

    三人来到秦楚楚的屋内坐定,雪云再次指着沐阳说道:“妾身此次来拜访楚楚姑娘那,是有件大事要办的,三日之后楚楚姑娘要随教主去云潭探宝,此行祸福难料,我们是要这位芝仙小哥帮忙,给楚楚姑娘加层守护。”

    秦楚楚问道:“什么守护?”

    雪云答道:“九叶芝妖把他长成的芝叶取下来,给楚楚姑娘先行造个复生的分身,倘若楚楚姑娘一旦遇险,能依仗此叶再度复生。

    因为芝妖先前复生过李沧海,芝叶已经用过了,所以他这次给楚楚姑娘造复生分身,我们要提取自身精血,把当年已经炼化的芝叶再分离出来,小沐阳修为要为此大减,还要虚弱百年,所以他有些不高兴。”

    秦楚楚听完大吃一惊,连忙说道:“这份礼有些重了啊!老祖宗说云潭里的腾蛇应该死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何必让芝妖损耗自身那?”

    雪云笑道:“料敌从宽,没什么不对的。不瞒你说,教主有复生神通,在跟李沧海一战中也用掉了,我拼着连降俩层修为也把教主的复生假身给他重新补上了。

    教主也说没必要,但我们觉得现在这时候,任何险我们都不能冒!

    你看小沐阳不高兴是吧,你若不让他给你造复生之躯,他更不高兴,我们给他的好处大着那!

    他可舍不得不要!”

    沐阳再次嘟囔着,“等几十年就好了。”

    雪云则笑吟吟的答道:“等几十年你再卖你的芝叶,也就是个还魂丹的价钱了,比现在可差多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