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三百二十五、墨娇归心

    墨娇瞅着地上俩具尸体正运气那,却见李沧海一头扎了进来,她没好气的对李沧海说道:“李沧海,你这是好容易学会说话了是吧,怎么什么都往外传啊?

    我本来都想让方正都不知道他拿到玄牝真水到底有什么意义的,现在倒好,连外人都开始打玄牝真水的主意了,还真让你给说着了,他找不到取玄牝真水的具体位置,就带了个元婴处子来血祭玄牝真水了。

    还冒充方正来取玄牝真水!他这是连老娘在这都有耳闻啊!老娘让你保密,你就这么保的密吗?”

    李沧海更加气急败坏,冲着墨娇嚷道:“我谁也没说!这种事漫说我不该说,就是我想说也得找到该说的人啊?

    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不让我跟方正说你的来临,就是为了杀了他吗?若你这样的打算,那你开始跟我说的什么天尊要毁掉仙界云云都是假的喽?

    我就不该轻信你,你不让我跟方正说你下界了,我当初怎么就没反应过来,若是没有我的存在,你也不知道方正会来云潭,那你是不是不打算给方正玄牝真水啊?

    墨娇,你已经是这等身份了,吞下玄牝真水对你有何益处?我实在想不通你到底为何还要打玄牝真水的主意。

    除非是你要做这个天选之子,帮着天尊对抗冥皇,但我说实话,就你这点心机,还真担不起这等大任,你如果真是这块材料的话,天尊也不会等这几万年了。

    现在好啦,你把方正杀了,冥皇若是真的已经像你说的那样强了,你却丢了大半修为,我看你怎么对付他!”

    墨娇一句话引来李沧海连珠炮般的诘问,不由得呆住了,她听出了李沧海话里隐含的意思,她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你……你说什么?这……这进来的是方正吗?

    不可能,你不是说有人可能会带着元婴处子的女修来盗宝吗?这……这怎么就又变成方正了那?”

    李沧海听完这话跳了起来,指着墨娇说道:“我几时说过有人盗宝?”

    墨娇这才发现,好像李沧海并没有说有人盗宝,他只是提醒了下自己,外面的封印阵开了,有可能有外人进来。

    然后当她发现进来的是方正的时候,她起初并没在意,但是后来方正说他对阵法不熟悉引起了她的怀疑,李沧海当年的预警此时影响了她的判断,让她做出方正可能是假冒的这种推断。

    而当她带着这个结论去看方正的时候,方正的种种表现都吻合盗宝者的身份了,红莲是符箓打出来的,似是而非,又带了个处子女修,偏偏说是他媳妇来混淆她。

    最后此人对阵法应用如此高明,却非说自己外道出身不通阵法!于是墨娇有了自己的判断,就此痛下杀手,灭了俩人。

    李沧海这么一问,才让墨娇赫然发现,自己判断方正是真是假这事上,好像全是她自己主观臆断的结果。

    她不由得瞠目结舌了半天,最后她指着地上的秦楚楚的尸体说道:“若我杀的是方正,他为何要带个女修来生祭取宝?他自己不知道可以用阴阳交合大阵的阵眼取宝,难道你还没告诉他吗?

    你连再造玄牝之门的事都告诉他了,怎会还让他用害人的方式取宝那?而且生祭出来的玄牝真水根本就不纯粹,增长修为可能,若做玄牝之门肯定不行的。”

    李沧海苦笑道:“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方正不会让秦楚楚生祭玄牝真水的,他那么喜欢秦楚楚,怕秦楚楚不通阵法,特意从我这要去《阴阳交合大阵》的阵图。

    其实秦楚楚太清宗出身,这个太清宗立宗之本就是符箓和制器,对阵法了解颇深,而且《阴阳交合大阵》又是《道经》开篇的根本,没道理秦楚楚不会的、

    即便这样,方正都还不放心的让我再给她份阵图,他如此上心秦楚楚,又怎会让秦楚楚生祭玄牝真水那?”

    墨娇这时终于明白自己从根本上是臆断方正是假的了,她不由得气恼的说道:“这个方正也是,若是带你来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本来玄牝真水的消息就是你告诉他的,偏偏非要带这么个累赘来取宝干吗?”

    李沧海瞪大眼睛看着墨娇,问道:“你就因为嫌弃方正带这个女修来云潭,就把他俩都杀了?”

    墨娇连忙说道:“怎么会?我是因为你……你不是说有人要生祭玄牝真水吗?”看到李沧海又要发怒,墨娇赶紧加了句,“你是没明说,但你提醒我干吗?你若不提醒我,我还想不到这层那?

    那样我就不会误会这个方正是假的了。”

    李沧海被墨娇的话给气乐了,他连连摇头道:“墨大姐,我现在觉得你大概是真的误杀的方正了,要不你也不会找这么蹩脚的理由来辩护。

    你说的这个道理放到哪都没人信,那只能是一种可能,你说的是实话。因为人但凡编谎也不会编成你这样了。

    方正想给他这个未来的媳妇找点功劳,来显示他娶的媳妇有能耐,就非不让我进云潭,只让我把大阵破开,然后让他带这个未过门的媳妇来捡现成的。

    结果那?你又为了要这个玄牝真水的功劳,非要认成方正前头那个媳妇的姑姑,然后再把玄牝真水给他,还要让我提前不跟方正说明。

    现在倒好,你跟秦楚楚争功把方正给弄死了,我看你怎么收这个场!”

    李沧海的话让墨娇一下子就闹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新的疑问又起,她问李沧海道:“怪了,怎么我一杀了方正,你就知道了那?这事是不是你策划的啊?要不你得到消息怎会这般迅速。”

    李沧海暴怒了,对墨娇说道:“亏你想的出!我策划这个干什么?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能不知道吗?

    在我不跟来的情况下,方正身为一教之主携带一个元婴修士就敢来云潭,他为何敢如此大胆?

    还不是我门下的九叶芝妖沐阳给了他复生神通,他现在有个复生本体在云潭外的法阵里放着那,那边一有感应,我自然知道,就跑进来了。”

    墨娇听到这话,长舒了口气,说道:“还好有这个后手,没酿成大错!

    不对啊?那你不去守着方正的复生本体,来我这干吗?”

    李沧海长叹一声,说道:“墨大姐,你是五虫之首啊!我在这方天地里不相信方正也不会不相信你的。

    我总要闹清楚是怎么回事才好吧?

    而且,我若让方正现在就出去复生了,就冲他想为这死去的秦楚楚报仇,你俩都得是不死不休的冤家了。

    你、我跟方正我们是同类,我们要共同承担起重构天地秩序的大担子,此事不解决,你们日后如何合作啊!

    所以我把方正跟秦楚楚的灵魂都拘在外面的汇灵阵中了,我没敢让他遁出去。就是要进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什么转机希望没有?

    你也是,既然都下死手了,怎么还让他俩的灵魂跑了那?做事太不严谨了。”

    墨娇恍然大悟,随即哭丧脸说道:“他俩若遁走元神我自己防得住,但他俩都被我搞得死透了,我怎会去在意那缕残魂啊?

    不过还好有你在,你说说,现在怎么办?”

    李沧海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办?你还能圆出什么谎来啊?沐阳是我的手下,我拼着让他降了修为也得把秦楚楚救活啊!

    到时候你跟他俩解释这是场误会,大家把话说开就得了呗。”

    墨娇想了下,说道:“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芝妖是百年一叶,千年成妖的,那他这次降了修为,能救活秦楚楚,以后是不是百年内没法救人了?我这样不是还把你们这帮人救命的机会给浪费了吗?”

    李沧海瞅了墨娇一眼,说道:“大姐,你把人杀了,我能给你救活还不行吗?那你还能让他们不埋怨你,世间哪有那么多俩全之法啊?”

    墨娇嘟囔着,“我辛苦帮他们取玄牝真水,最后还要落下埋怨,实在有些亏啊……”

    李沧海看着墨娇烦躁不安又略显惶恐的样子,心道:也就这样了,再演下去日后就可能穿帮了,于是他沉吟了片刻,说道:“你这么一说也是,我们是一头的,你都舍得真身不要下凡帮他了,结果下凡把大功做成大过,这算怎么回事?

    我也是异类得道,跟他们人族修士天生不亲近,我得帮你想想办法……大姐,我倒有个主意,这里面真正懂得玄牝真水的人并不多,我们要不这么说吧……”

    墨娇听得眼睛忽闪忽闪的,最后来了句,“这也能行?”

    李沧海说道:“行是肯定行,这里面完全懂得玄牝之门的只有你我而已,况且我们说的也不算全撒谎,我们就是多引上两滴玄牝真水来帮方正和秦楚楚了。

    这问题的关键就看大姐你了,其实就是看你舍不舍得这份修为,不过要我说啊,也没什么不舍的,你若占了腾蛇的身子,那就算能在凡间走动,不受法相规则影响,但你走到哪里都兴云布雨,能去的地方也是有限。

    何况我们这次如果还不积极参与神界建设的话,最后结果跟现在也没什么差别,还是人家人族统御此方天地,那我们这么忙活何必那?五虫之首是说我们这样的,但我们得有自己的手下才行,没手下的首领算什么首领?

    而既然想收手下,你还呆在云潭有什么用?就得入世,所以啊,如果你想开点,这修为没有这档子事你都不该保留这么高了。

    既然你都舍得上界那洪荒伊始就不灭不破的真身了,这个假身也没什么太过留恋的。

    我们让这二人都炼化了玄牝真水这事没错吧,然后你把修为给他们提高了,他们又怎能分辨出是玄牝真水的功劳还是你舍弃自身真元修为的功劳那?”

    墨娇听完频频点头,说道:“不错,就这么干了!造俩个法相出来,老娘这修为扔得也值得了,更何况你说的没错,我不降修为日后凡间行走还是个麻烦那!

    我算看出来了,这场所谓的‘封神之战'本就不是比拼的哪方的修为高,而是哪方对凡间发展最有好处,日后我就跟你干了,老李,我就全听你的了!

    我帮你把万象门发扬光大,我们也跟人族似的有自己的道统,这样,将来老娘新的五虫之首的身份才算实至名归,要不就像你说的,没手下的首领还算首领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