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三百三十三、破界舟

    方正那日牵着腾蛇的尸体在界中招摇过市,商风雨脸色就很不好看,秦楚楚拿走了五万灵玉,还给商风雨打了张借条,等到秦楚楚走后几天都没下文,商风雨开始震怒了,他当着全体太清银行人的面,挥舞着手里的借条骂道:“秦楚楚……数典忘祖,数典忘祖啊!”

    接下来,他沉着脸对手下说道:“你们看着这张借条了,这就是太一神教欺压我等的铁证!

    我们是开银行的,几时从我们这拿走灵玉不写上何时归还,利息几何了?

    我们这不是银行,改成善堂了吗?

    太一神教现在对我们都不再是盘剥了,是**裸的明要了,等到明日里,就该明抢了!

    我跟你们说——方正越强大,他们就会越发无所顾忌,早晚有一天,我们会被太一神教吃干抹净的。

    说了半天的共赢,给我们找发财的路,带着我们一起发展,无非就是把我们喂得饱些,养的肥些再宰罢了!”

    商风雨这么一说,太清银行的众人觉着商风雨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这次秦楚楚来太清银行,吃相有些难看了,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拿了五万灵玉走了。

    在银行留了张不写明还款日期,不写明利息的借条,那还叫借条吗?

    这次是拿的不多,太清银行还算能接受,但就怕这只是个开端,后面开始再要那?今天虽然没有理由,起码有个借条,看那方正的修为又精进了,下次连借条都不打了也未可知啊!

    一时之间群情激愤,这时,商风雨属下最受器重的一位——太清银行的代理副行长李昂说道:“商行长,属下觉得,我们应该让太清门下都了解此事最好。

    此事看似不大,但是代表着太一神教对我太清宗的一个态度,若是姑息下去,只怕后面太一神教会更加嚣张了。

    这等风气不可长,这种事不可再有发生,时下已经关乎我太清宗的生死存亡了,秦长老和柳长老都该表表态了。

    我们太清宗值此关头,应该同仇敌忾,齐心协力才对!再这样令出多门,只怕将来前景都堪忧了啊!

    若是俩位长老还有顾虑,那我们太清银行先从我等自身做起,不要再跟太一神教走得那么近了,我们得让太一神教知道——我们能跟太一神教说不!”

    商风雨对李昂的表现很满意,显然这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他了解自己要表达什么。

    其实商风雨明白,在现存的太清宗三方势力中,大概最弱小的就是自己了。修真门宗以道统为尊,拿实力说话,偏偏这俩样自己都没有。

    秦风月掌控着道统传承,而柳风骨则掌控着宗门五大宫,他的天马堂加上太清银行,掌管着钱财,若是门宗承平的时候,这里是位高权重,但若一旦争斗起来,这些外物是左右不了门宗更迭的。

    商风雨必须要做出服众的事来,才有可能争下门主之位,而对抗太一神教,显然是最能彰显自己的功绩,因为如今的形势下,不是所有人都敢跟太一神教说不的。或者说的极端点,敢于说不的反而凤毛麟角。

    但商风雨敢!他其实在秦楚楚的表现中有了一些猜测,现在太一神教搬向万里沙海,开始不问凡间的事了,这大概是要走的表现了。

    商风雨削了秦楚楚的面子,秦楚楚竟然还就这么接着这点残存的面子了,这事看似反常,若太一神教打算离开本界了,这事发生的就不反常,反而很正常了。

    太一神教离世在即,秦楚楚没时间跟商风雨计较了,既然商风雨没跟她撕破脸,那就这么接下来好了。

    至于拿走五万灵玉是为何?更好解释了……都打算离开了,给多给少反正都是白捡的,秦楚楚已经没工夫搭理自己了,所以不打算跟自己翻脸了,那她舍脸求来的灵玉干吗不要?

    这样才能说的通,要不方正都能杀死腾蛇了,秦楚楚又是对太清银行知根知底,那对太清银行这般的不识时务怎么会没反应那?

    商风雨想的还多,要是按照这个猜测的话,那等太一神教离世之后,长生公司和妖兴公司就是能吃的肥肉了。

    别再考虑太一神教回来的事了,只要界中没了太一神教,商风雨手握太清银行,有一百种手段能让长生公司和妖兴公司心甘情愿的拜在他的门下。

    那时候太一神教回来又能怎样?自己巧取而不是豪夺的,太一神教也说不了他什么,何况,只要拿到这俩个公司的收益,回头太一神教回来再把空壳还给神教也未尝不可啊!虽然估计那时候太一神教也懒得要了。

    商风雨看得很明白,这俩个地方其实跟自己和太一神教的关系差不多,都是合作的关系,虽然它们贴着神教的标签,其实赚得钱也都没给太一神教,所以太一神教只要离世,就不太会在意它们了。

    那时候,吞下这俩个地方就算商风雨的大功绩了,也是他能争下门主之位的资历了。所以,现在商风雨虽然没打算马上动手,但他要让别人知道,他已经开始对抗太一神教了,那样回头这份功绩才坐得实!

    这个李昂的主意不错,就是先逼着秦风月和柳风骨表态,他们跟自己不同,他们没有太清银行,所以将来也没机会吞下长生公司和妖兴公司,他俩不会同意现在跟太一神教翻脸的。

    其实商风雨也不会现在跟太一神教翻脸,但他要现在就在太清宗里落下要跟太一神教对着干的名声,这点等秦风月和柳风骨都表态不同意以后,就能坐实自己是唯一敢于对抗太一神教的人了。

    李昂就是看出了自己的用意,才顺着自己的意思说的,这个孩子,可堪造就啊!

    于是商风雨满意的点点头,对李昂说道:“不错,是这个道理,那你就跑一趟吧,去见见秦长老和柳长老,说下秦楚楚来我们这的表现。”

    李昂去了太清宗,然后商风雨竟然没等到李昂回来,就等到了李昂的一封辞呈,上面言辞很简单,说是秦长老时下用人之际,希望自己帮下他,没有多说什么,甚至都没问商风雨行不行,就起个告知的作用,然后他竟然就不回来了!

    商风雨拿到信的那一刻就觉得大事不好,他不再敢让人去打听了,他决定自己上太清宗坐地走一遭,当他刚要出门的时候,却迎面看到了秦枫走进了他的书房。

    商风雨对于这位一直跟太一神教来往最多的部下不敢怠慢了,他预感到有大事发生了,于是他客气的问道:“秦经理,此时你来我这有事吗?”

    秦枫低头施了一礼,说道:“在下是来跟商行长辞职的,如今秦家本族内有大生意要做,在下于商长老麾下干事多年,于钱财来往方面学了不少,所以族主来邀我回本族,为本族的生意效力。”

    商风雨长吸了口气,问道:“却不知秦家一族要做什么大生意啊?不但要把你召回,还把我的副手李昂也给留下了。”

    秦枫说道:“秦家要跟太一神教合作,帮神教打造破界舟,其实不光是我秦家一族,柳长老也已经率众来我秦族帮忙了。”

    商风雨不由得大吃一惊,说道:“何为破界舟?”

    秦枫答道:“商长老记得当年秦老门主开始为何要跟太一神教,当时还叫逍遥门合作吗?他们答应送我宗内的元婴真人去别界修行。

    这个破界舟,就是能在本界去到外界的一宗异宝。”

    商风雨瞪大了眼睛,问道:“太一神教为何要把此物给我太清宗?”

    秦枫纠正道:“不是太清宗,而是秦族,方教主给了秦族破界舟的做法,作为迎娶我族楚楚长老的聘礼。

    方教主率领太一神教前往万里沙海,就是要在万里沙海里造一个大衍之阵,阵图最大的作用就是在特定的地方,不停灌输灵力的话,就能最终形成一个通道,可以通往另一方凡间界——灵镜界。

    而在这条通道里通行,要用到异宝——破界舟才能保证不被通道的灵力所撕裂。

    而这破界舟就是一截腾蛇的躯体炼化的。炼化之法已经传给秦风月秦长老了,秦长老对制器不太有把握,腾蛇躯体又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异宝,所以邀请柳长老来帮忙炼化。”

    这下商风雨明白了,自己想着甩开秦风月和柳风骨,而这二人已经开始甩开他了,他连忙问道:“那……那太一神教这份礼有些大啊?而且你为何说要是买卖那?”

    秦枫苦笑道:“太一神教这破界舟可不是白给的,异宝我们自己炼化,那阵图他们造好了,灵力是要我们往里灌输的。

    太一神教什么都不管,就只能保证我们的人将来通过破界舟能到灵镜界,灵镜界里修士凋敝,大部分都是海域,但是我们的修士反而在那里可以保证安全。

    同时太一神教也会经略灵镜界,他们在灵镜界里答应给我们的修士一处地方修行。而且我们自己占领的地方,所有收益都归我们,太一神教不取。”

    商风雨听完点点头,说道:“所以我们也得找人灌输灵力才好,而这就是当年秦老门主说的卖元婴,这可真是好买卖啊!”

    秦枫说道:“不光是好买卖,还是大买卖那……秦族联合正阳门、长生公司、妖兴公司,大家一起做的这项给灵台界修士的大福利。”

    这下苦笑的轮到商风雨了,他苦笑着摇头叹道:“卖元婴啊!而且对面是一座待开发的灵镜界啊……

    几乎联合了界中最大的所有势力,还真是大买卖啊!大买卖……”

    商风雨只觉得嘴角有些发苦:是啊,大买卖,唯独抛弃了自己的大买卖!

    为何只抛弃了自己?因为前几天自己给秦楚楚的灵玉太少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