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全职国医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赤诚之心(二合一)

    “方医生!”

    程云海紧追慢赶,总算是把方寒追上了。

    “方医生,您千万别误会,我昨天下班的时候确实已经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今天我早上六点钟就到了医院,还特意和患者家属确认在三,这才通知的您”

    程云海这会儿真是满肚子委屈。

    这事整的,真是让他坐蜡啊。

    患者那边倒是其次,最主要是方寒这边,他是真怕方寒误会什么。

    做不做手术的其实无关紧要,没必要去得罪人,而且还是去巴结人的时候得罪人,那就更让人郁闷了。

    “程主任,我其实”

    方寒刚开口,陈远就急忙道:“程主任,事情呢其实我们也能看明白,我们方医生又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可不管怎么说,这事也是您不厚道吧?”

    “好心办坏事也好,没有考虑到一些情况也好,结果总是不怎么让人舒服吧?”

    “是,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考虑全面。”程云海急忙点头。

    陈远看了一眼方寒,见到方寒没生气,也没继续开口的意思,就继续道:“程主任您也出去开过飞刀,有些事换位思考,过**的重要吗?”

    程云海又是一阵点头。

    是的,过程不重要。

    今天这事其实很明白,程云海之前确实是说通了,和患者家属沟通好了,可他没想到做手术的时候人家家里能来这么多人。

    这人多了,主意也就多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容易让人动摇,再加上方寒的形象确实不容易取信于人,这才闹出这个乌龙。

    可不管什么因素,结果总是让方寒难堪了。

    “方医生,陈医生,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把准备工作做到位,我道歉,只希望方医生能够谅解。”

    自己错了,自己要认,程云海态度很端正,他怕的就是方寒心中有疙瘩,或者觉得他是故意的,那就不好了。

    “嗯,这事也不能全怪程主任。”方寒点了点头。

    有人唱黑脸,肯定要让人唱白脸的。

    事实上最初方寒就是这么说的,陈远很激灵,急忙打断,先是一番责怪,让自己这边先占领道德的制高点,不管怎么说,是程云海的疏忽。

    “谢谢方医生谅解!”

    程云海急忙道。

    说着话,程云海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陈远,这位陈医生不简单啊!头脑活,有分寸,懂得时时刻刻维护上级医生,这样的下属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别看一些医生动不动拍马屁,动不动说好话,可真遇到事,能帮领导分忧的,却不多。

    类似于陈远这种,那真的是以方寒至上的,别说外人了,哪怕是面对徐锦波,陈远都是首先站在方寒的角度的。

    就像是在丰州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那次,方寒和雷军锋对上,雷军锋当时被江枫说的是哑口无言,然而丰州省中西医结合内科的医生却没人敢帮雷军锋出头。

    医生们怕雷军锋,更怕魏庆民。

    当然,那次也是雷军锋的错。

    可不论对错,当时要是换了方寒,肯定是有人帮方寒出头的,无论是陈远还是江枫。

    所以说,方浩洋对方寒是真的宠溺。

    因为方寒现在的班底,不少都是因为方寒才留在江中院的。

    无论是江枫也好,陈远也好,亦或者林光亮和秦熙姌也好,他们都是因为方寒受益的,这样的班底才会首先以方寒为中心。

    如果换了叶开,或者没拜方寒为师之前的李小飞,那就顾虑多了,因为人家本来就是江中院的医生,还在方寒之前,如果和其他人对上,他们自然站在方寒一边,可要是和徐锦波等这样的院领导对上呢?

    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安排,其实往往都有着很深远的意义的。

    准备培养方寒的时候,方浩洋就开始给方寒培养班底了。

    现在骨伤分区的这些医生,除了吕新文和翟甲鹏等人是后来方浩洋招收的,像陈远、江枫、温学义、林广才、秦熙姌等,都是沾了方寒的光,方寒才是他们第一个要维护的。

    这在当时让一些人看来,方主任太儿戏了,太宠方寒了,可到了现在,一些安排的作用也就出来了。

    方寒一句话,骨伤分区的这些人谁敢不重视,方寒受了委屈,谁敢不出头?

    利益之外,还有恩情。

    “方医生,那手术?”程云海小心翼翼的问。

    “程主任!”

    陈远道:“虽然我们方医生理解您,但是这个手术却不能再做了,做飞刀最忌讳的就是患者家属摇摆不定,您应该清楚。”

    “是,我理解,我理解。”

    程云海急忙点头。

    陈远说的不错,做飞刀最忌讳的就是患者家属摇摆不定。

    遇到这种患者家属,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做,哪怕这会儿患者家属同意了,也不能再做了。

    一些人事前一套,背后一套。

    现在同意了,万一事后反悔,整出当初马银良那样的事情出来,岂不是得不偿失?

    毕竟飞刀是上不得台面的,还是属于半隐私的操作。

    程云海也经常出门做飞刀,自然清楚这一点,不做,那就不做呗。

    这世上一些人就是喜欢作,好端端的事情,生生的被自己作死了。

    这下好了,方寒不会做这台手术,程云海自然也不会去做,谁爱做谁做。

    虽说医者父母心,医生不能推辞患者,可医生真要铁了心不打算给谁做手术,借口的多是。

    “那方医生,咱们去看下一位患者?”程云海小心翼翼的问。

    “走吧!”方寒点了点头。

    今天安排了两位患者,既然第一位出了意外,那就去看第二位。

    陈远也及时的道:“程主任,这第二位患者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吧,这次要是再出现什么意外,那可就不能说是意外了,这世上没那么多巧合。”

    “是,我知道,绝对不会出问题。”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为了以防万一,程云海还是决定再去确认一下。

    “卢医生,你先带方医生和陈医生去喝会茶,第二台手术不着急,让方医生先缓一缓!”

    正如陈远所说,第一台出了意外,嗯,可以理解,可第二台要是还出现什么意外,那就不是意外了,就是故意的,哪怕是意外,也是故意的。

    程云海确实亚历山大。

    “好的,程主任!”

    卢医生带着方寒几个人先去喝茶,程云海和另一位副主任主治医则去找第二位患者的患者家属。

    “程主任!”

    刚走到病区,之前患者的儿子就急忙迎了上来。

    “程主任,不好意思,我那个小舅子不懂事,乱说话,我们愿意做,愿意让方医生做手术。”

    程云海停下脚步,看着患者的儿子,道:“何先生,您是咱西京本地人,我们西京医院的情况您是清楚的吧?”

    “是,我清楚。”患者的儿子急忙点头。

    程云海道:“我也不说别的,就说事实,我们医院的床位有多紧张您清楚,预约有多难,您也清楚,之前你们家的手术是怎么安排的你也清楚,早上我和您谈话的时候怎么说的,您父亲年龄大,肾脏和肺脏功能都比较差,手术风险大,做不停跳手术是最合适的,我都是为您考虑的”

    “是,我知道。”

    患者的儿子急忙点头。

    有时候越是清楚实际情况,一些人越能认清现实,患者的儿子是知道西京医院这边的情况的,那是真的患者多,专家少,按照预约,他们的手术是排在半个月后的。

    在名义上,他们能有这次机会,还是找了熟人的,换句话说有人情。

    “方医生虽然年轻,但是水平相当高,昨天的那台手术患者是谁您也知道,效果如何您也知道,大专家那都是有脾气的。”

    程云海说到这儿,叹了口气:“方医生那边是不可能了,我会尽快帮你们安排,不过今天手术肯定是做不成了。”

    “程主任”

    患者的儿子急了。

    “程主任,您说的我都明白,可您也要理解我们啊,毕竟是这么一台大手术,我们做家属的考虑的也多,压力也大啊。”

    “您说的不错。”

    程云海点了点头,道:“您说的呢我们也理解,这么一台手术,患者家属犹豫,纠结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可您要知道,该纠结的时候纠结,既然做了决定,就要遵守承诺,早上的时候您可是答应了我的。”

    “是,可这事”

    程云海打断了对方,语重心长的道:“我们理解您,您也要理解我们,医院这么多患者,我们当医生的也不容易,你纠结,他犹豫,我们怎么办?”

    “就像这次的专家,方医生那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我们帮您这边联系,帮您说好话,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患者,为了您父亲,我们这么大一家医院,请别的医院的专家,我们也是要承受舆论的压力的,您懂吗?”

    患者的儿子点了点头。

    这就是西京医院的底气,别的医院的医生说这话,患者家属或许还不会太理解,可程云海说这话,那是真的能让人理解的。

    越是大医院,就不会轻易请飞刀,这是常识。

    “您犹豫没问题,可人家专家呢,跟着您去犹豫,我们这么多医生不可能围着您一家人转吧,您父亲是我们医院的患者,我们要负责,可人家方医生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呀,您这边犹豫,人家马上有别的安排,像方医生这种专家,手术排的有多满,人有多忙,不用我说吧?”

    患者的儿子很无语。

    程云海说的不错。

    虽然方寒确实不忙,可患者的儿子不知道,按照正常猜测,方寒这样的专家手术绝对是排的很满的。

    像程云海,想要让程云海做手术的患者,早就预约到两个月以后了,这是一点不夸张。

    “程主任,您看,方医生那边还希望您帮忙说说话”患者的儿子陪着笑。

    “这事我也没办法,方医生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我也没办法指挥人家,至于我们医院这边,所有人都有安排了,我马上也要上手术了,希望您谅解。”

    说着程云海带着人进了另一间病房。

    “靠!”

    患者的儿子骂了一句,向自家病房走去。

    “姐夫。”小舅子急忙迎了上来。

    “姐夫,怎么样?”

    “滚,滚的远远的!”

    患者的儿子没好气的骂道,好端端的事情,都是这小子嘴长,这下好了,今天手术做不成了。

    原本今天老人家做手术,家里亲戚朋友来了不少,有的还是请假,这下好了,做不成了,让人家都回去?

    一些人还是外地来的,这一来一去。

    再说了,改天再做手术,通知还是不通知?

    对医院来说,什么时候手术,那天手术,可能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可对患者家属呢?

    往往都是提前准备,提前安排,提前请假。

    “贼!”

    患者的儿子气的脸色铁青。

    自己也是的,刚才多什么嘴啊,让人家专家做了不就完了

    “程主任!”

    程云海进了另一间病房,患者的家属急忙迎了上来。

    “程主任,您这边交代的注意事项我们都记着呢,完全按照交代来的。”

    “嗯!”

    程云海点了点头,例行给患者做了检查,然后把患者家属叫到了边上的办公室。

    “程主任,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患者家属有点紧张。

    程云海点了点头:“我开门见山,你们这边的手术原本安排的是下午四点左右的,今天方医生原计划是两台手术,你们是第二台,现在的话,第一台不做了”

    患者家属正打算说话,程云海直接打断道:“原因呢,是患者家属犹豫不定,方医生呢很忙,没工夫等患者家属这边协商,如果你们这边没意见,那就马上准备手术,如果有什么异议,提前告诉我,方医生呢没时间等”

    “程”

    “继续听我说!”

    程云海继续道:“方医生不是我们医院的专家,人家很忙的,这个你也懂,你这边如果同意,最好和其他家属协商好,不要等方医生来了又出现了什么变化,人走了,再决定就晚了,不瞒您说,上一位患者的家属刚才拦着我说了半天,同意了,但是没办法,大专家都是有脾气的”

    程云海作为科主任,很懂得和患者家属谈话的分寸。

    针对这种患者家属,就要让他们感觉到紧迫感,就要让他们觉得机会难得。

    有时候需要给患者家属说好话,好好开导,有时候则不需要,你这边越是客气,一些患者家属越是得寸进尺。

    “程主任您放心,我清楚的。”患者家属急忙点头。

    “嗯,那就一个小时后准备手术!”

    程云海点了点头,再次叮嘱道:“你们家属那边您尽量沟通好,如果有什么异议,尽早告诉我,不要等人家方医生到了,你们又有问题。”

    “没问题,我说了算!”

    患者家属点着头,笑着道:“程主任您放心,分寸我懂的,这世上有些人不明白事理,可明白事理的人还是不少的,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们医生和患者又没仇,患者出了事对医生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您是明白人!”程云海笑着道。

    “程主任见笑了。”

    患者家属笑着道:“我再说句诛心的话,哪怕你们医生有些心思,无非也就是求财,我这边同意请飞刀,愿意出飞刀费,那就证明我愿意花钱,只要钱花了,能请到更好的医生,能让我爸的手术做的更顺利,恢复的更好,那就值了”

    “话虽然不好听,可说穿了其实也就是这么个理!”

    程云海倒是不生气,笑着道:“不管过程如何,我们医生和你们患者家属其实是统一战线上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患者好。”

    “嗯,这个我清楚的,程主任您不用多想。”患者家属点了点头。

    程云海这才放心下来。

    这世上有不讲理的,也有讲理的,有看不清楚本质的,也有能看的清楚的。

    只能说世界大了,什么鸟都有,有的人自以为是,有的人却心中有数。

    回到招待室,还没进门,程云海就碰到了陈远。

    “陈医生!”

    程云海很是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这位不说水平如何,单就今天的所作所为,将来成就也绝对不会低,这么一位贴心的管家,只要方寒不傻,肯定会提携的。

    “程主任好。”

    陈远笑着点了点头,问:“那边谈好了?”

    “谈好了,保证没问题。”

    程云海笑着道:“陈医生您也要谅解我们啊,当医生的没办法左右患者家属的想法,我们只能尽量做到最好,真要出现什么意外,还希望您在方医生面前帮忙说说好话,我这真是一片赤诚之心啊,要不然我何苦来哉。”

    “明白,明白!”

    陈远笑着点了点头。

    :没分章,二合一,还有更,继续码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