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宇文前

    “这地方,什么都卖。”

    曼陀罗似乎见怪不怪,瞥了眼下方的女子,神色微微不自然。

    “那次她帮你澄清后,我就劝过她加入将门,但这丫头死活不愿意。”

    “当时我就觉得她身体有些不对劲,但没想到”

    她也没想到,堂堂青神第九女,人猫,会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被抓来这种地方?

    囚笼。

    锁链。

    这活生生地将人,当做贩卖之物。

    曼陀罗可怜之际。

    楚枫忽然开口:“这蓝色妖姬老板是谁?”

    后者闻言,皱了皱眉:“拍卖行老板叫徐隐,和柳家差不多,就是靠古玩起家。”

    “后台呢?是谁?”

    曼陀罗摇摇头:“还不清楚。”

    “你说,像人猫这种商品,已经不是第一次摆上台拍卖?”

    “嗯,不仅仅是女人,只要是珍奇之物,大大小小,男女老少,这里面,武者也不少”

    楚枫沉默一小会儿,道:“马上去查,这徐隐,是不是和北欧人有联系。”

    “北欧?怎么会”

    “北欧四皇子,私下喜欢圈养,猎杀中原武人。”楚枫眯眼。

    如果曼陀罗不提及武者,他还不会将这两者联系到一块儿上,可现在

    动用御因果后,他立刻察觉,眼前的女主持身上因果线,延绵千里,

    直指北欧!

    妖娆女主持,依旧不急不缓介绍:“小女提醒一下各位大人,接下来呢,可千万得睁大眼,不要错过,绝对是今天的重磅戏。”

    “如今武道正盛,武协天下闻名,想来大家对青神榜,都耳熟能详?”

    说话之际。

    四周,明显有着不少人,将目光挪到红幕之后,

    “咯咯,接下来拍卖的宝贝,堪称绝世珍品!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之物。”

    楚枫甚至能听见,周围粗重的呼吸之声。

    显然,来这里的人,大都已经提前知晓这拍卖之物。

    “赶紧的,废什么话,再废话,回头把你这小贱人扔去灌水泥。”在女主持说话之际,旁桌,一名油腻男人,急不可耐道。

    有他一言放出,可以明显察觉,四周的声音,要小上许多。

    “谁啊,这么嚣张”远处,一名女子,瞥了眼开口之人,便怒道。

    话没说完,便被身边男伴捂住嘴:“嘘——那是咱无地首富,宇文家少公子,宇文前”

    有这位本土低头蛇开口,

    那女主持,被当众言语侮辱,没有愤怒,反倒是瞳孔中没过一丝恐惧,

    带着微笑:“那小女就不卖关子了”

    一边说着,轻轻挥手。

    那红幕,终于被拉开!

    无数灯光汇聚,中央处,一名身材妖娆的女子,躺在笼中,安静如猫,双目紧闭,

    甚至可以看见,少女身子,不时颤抖一下。

    哗哗——

    在众人瞪大眼之际,女主持带着笑容,取过一盆冷水,毫不犹豫浇在铁笼之上。

    那少女打了个冷颤,双手环抱,感受着四周目光,除了冷意外,还带着淡淡惊惧。

    见者犹怜。

    可,四周客人,不见任何人怜悯,有的只是肆无忌惮的目光。

    冷水打湿全身,让少女璇旎身材一览无余。

    “第九女,宠物猫。”

    “起拍价,一百万。”女主持微笑开口。

    起拍价便是百万!

    这是一个,足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人,望而生畏的数字!

    然而,

    场中宾客,百分之九十以上,双目中,满是贪婪火热。

    若眼神可以做事,

    笼中那只猫,起码已经被辱上千次。

    男人。

    尤其是,有钱有势以后的男人,更喜欢寻求刺激。

    而征服女人,尤其是人猫这种,放在平日绝对遥不可及的女人,

    对他们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一百零一万!”当即,便有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起身开口。

    “一百一十万!”

    另一处,满身华服的男人,笑着举牌。

    笼中小猫。

    听着四面八方,无数数字。

    惊恐之余,

    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

    那日医院。

    对男友宋七魄彻底死心的她,

    出门时,便发现自己身上,那四皇子留下的毒没解除,

    强忍住对鲜血的渴望,没有向那护士出手,她仓皇逃出医院。

    然而,

    内心深处,那种渴望之意,伴随着时间过去,随之增长。

    她也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实力从三境,跌至两境,一境,

    到最后,连普通人不如。

    那时的她,也终于猜出。

    自己,八成是中了四皇子的毒,被同化成类似吸血鬼一脉。

    喝血,才能巩固境界。

    微弱至极的她,被骗到一家私人医院,谁想,这医院并未治疗毒素,反倒是在注射麻醉剂后,冲出一群暴徒,将她直接打晕!

    醒来时,便身处囚笼。

    听着四周一个个报价。

    人猫心中,仇恨之意蔓延。

    恨!

    恨自己太过善良,不愿意对人出手,导致实力一跌再跌。

    要是再来一次,她绝对会乘着有实力时,杀光这些贪婪恶心之徒,以血为食!

    可惜啊,

    一切都晚了

    身体冷得发颤之余,人猫眼角处,泪水止不住流淌。

    自己,一名青神,

    真的要沦为奴,当这些恶心之人的玩物??

    观众席,哪里注意得到这些?

    可能即使注意到,也会更加兴奋。

    短短一分钟,价格便已经从百万,炒到了八百万,甚至,还在增长!

    然而,就在价格涨到九百万时,

    “五千万。”不大不小,但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后台传出。

    五,五千?!

    拍卖场,瞬间安静三分。

    五千啊。

    上一秒还是八百,

    是哪个疯子,一下翻了五倍有余?

    四周人带着疑惑目光看去,却只看见一名白发青年,疑惑不已。

    “那是谁?”

    “不清楚”

    这些人,丝毫没想过,出身将门的楚枫,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白发青年的财大气粗,显然出乎人意料。

    场中。

    本已经绝望,甚至咬住舌头,打算自尽的小猫。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

    本来还低垂的眼帘,猛地瞪大。

    丝丝气息回转,用尽最后力气,她偏头看向高处。

    这一看,便彻底呆住。

    独坐高台。

    一席白发。

    真,真的是他?

    他是来

    她深吸口气,牙齿下的杏舌,缓缓缩回。

    无论是不是来救自己,

    那个人,

    至少比这些恶心到吐的男人要好。

    身前。

    那女主持,显然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拍卖,柳眉微微一皱,

    其实并不好。

    这样叫价,很容易让一些稍有实力竞争,但还在犹豫的人,直接断了念头。

    “额,这位客人出价五千万,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

    “五千一百万!”终于,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再次咬牙举牌。

    不就是五千?

    一个青神的人猫,值!

    这可是牌面啊。

    还是,比那些古物文玩更有价值的牌面。

    以后与朋友插科打诨,攀比之时,不用怯场不说,私下里,还能自己尽情欢愉使用!

    谁不想压在那小猫之上,肆意妄为?

    女主持眼中略有喜色:“五千一百”

    “六千万。”

    楚枫淡淡开口。

    出口便加一千。

    说话之际,让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这是哪家出来的公子?

    不对劲,这小子,该不会是没钱,故意来砸场子的吧?

    眼见着四周之人目光望过来,楚枫微微一笑,挥了挥手中的黑金卡片:“放心,有的是。”

    放心,有的是。

    五个字出口,四周有心质疑的人,瞬间鸦雀无声。

    毕竟那是,货真价实的黑金卡!

    “这”

    “哎,人猫啊”那胖子中年,摇了摇头,哀婉一叹。

    没办法,再多的话,他就得伤筋动骨。

    可惜,可惜了。

    只能等这蓝色妖姬下次拍卖好货色了。

    正当众人都以为那白发稳拿胜券之时,旁边,一道高昂声音,幽幽传来:“六千零一万,这猫奴,我宇文前要了。”

    哗——

    又是一阵倒吸凉气之声。

    这宇文家的公子,开始一言不发,搞了半天,就是在等这最后,一鸣惊人?

    楚枫也愣了愣,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只不过当初加一万的,好像是自己?

    摇摇头,为了不重蹈任乐覆辙,他再次举了举牌子:“两个亿。”

    场下,人猫心头微动。

    联想到之前楚枫的不咸不淡,置若罔闻。

    她绝不相信,楚人皇能看上自己。

    那为何会出如此天价?

    对了,那天有个女人找自己,说要收她入楚字军

    思考之际,

    那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传来:“不好意思,两亿,零一万。”

    起身之时,

    宇文前油腻面容,露出微笑:“我,宇文前,什么都没有,就是命中带钱,那个白毛小瘪三,无论你出多少,本少加一万。”

    众人:“”

    “装的一手好逼啊。”远处的肥胖中年,暗自嘀咕。

    那白毛几次出价,已经震撼人心。

    谁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无地首富少公子出手就算了,

    出手,还只加一万?

    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

    欺负你不说,你还不能还手,你还手,我继续加一万,欺负你。

    就问你气不气?

    “哎,兄弟,算了算了,你比不过的。”旁边一人,‘好心'提醒:“人家可是无地首富之子,你快放手,放手。”

    饶是楚枫,最终将卡放在桌面。

    本以为风平浪静。

    众望所归,

    然而,在女主持就要一锤定音时,

    三个字,幽幽传遍全场:“二十亿。”

    宇文前,双目呆滞。

    全场震怖。

    二十个亿?!

    场下,全身湿透的猫女,紧紧蜷缩,五指尽入手心。

    亘古不变,天生魅笑,不会做其它表情的她,

    头一回地,露出了哭容。

    她再厉害,

    不过青神第九女而已,努力一辈子,基本都赚不了那个数目。

    何德何能啊?

    这将军,是个疯子?

    楚枫将座椅调后,双脚翘起,平放在桌上,闭目养神。

    这是,无数年来,地殿那边收来的明面存款余额。

    这比巨款,比之一个小城首富,只有碾压之势,

    绰绰有余。

    宇文前,听说命里带钱?每次加一万?

    你加一万,楚某,确实加不了那么多,只能加个零。

    二十亿砸你,

    这一万,你还加不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