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第【360后续1】章:情况不对

    当一个人全神贯注的时候,任何一点响动都能改变他自己的思维模式。

    其实紧不紧张,那是各自心里面的感应,现在我们有所防备肯定也是应该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来到了现场,马上就要走进了这个仓库。

    无论是不是紧张,我们都必须要面对黑暗中出现的任何情况。

    我们心里期待着情况出现,但也害怕这一些情况会出现,就在这种期待和害怕之间,两个人徘徊着走到了仓库门口。

    现在我们准备把那手电打亮的时候,耳朵边非常清晰的想起了一个声音。

    那是钟表走动的声音,这个声音非常的清脆,滴滴嗒嗒的,就像那个表就挂在我们耳朵边一样。

    我问:“张警官,你听见什么东西了吗?你是不是会感觉到,在这种地方听到这种声音,会非常的诡异?”

    “有那么诡异吗?”

    小张使劲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这只是一个钟表的响声而已,难道你以为是鬼把这个钟表搞动了吗?”

    他说的鬼,可能就真的是鬼,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几十年的废旧仓库里面,竟然会传出钟表走动的声音。

    可能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无法理解的情况。

    但是无论情况再难以理解,他们遇到这种事情也是无可避免的。

    现在最好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因为这样做或许没有太大的意义。

    没有人相信这一切真的能够完成得这么简单,因为现实本来 就是这样的残酷,没有结果是不能说服任何一个人的。

    我说:“看来燕子说的不错,这个废旧仓库里面,的确有一个会走动的钟表。”

    小张发出的一声苦笑:“是啊,这个钟表功能太强大了,过去这么多年竟然还能走动,我想知道它是由什么带动的。”

    这可能是两个人心里面都有的一种好奇,在这种废旧仓库里面,怎么会有人放个钟表在里面?

    如果这个钟表是原来的钟表,那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这个钟表早就停摆了。

    不可能几十年能量都还没有耗尽,还能再走动,这种老古董,那就是真的天下无敌了。

    两个人同时打亮了手电,往废旧仓库里面照射着走了进去,他们要在里面寻找那个钟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如果找到钟表的话,我们一定会把这个钟表带回去研究,就算这不是一个证据,但也是值得让人研究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好奇心,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东西,一个人一旦对一种东西感了兴趣,就像抽大.麻上瘾一样。

    明知道这么做对自己可能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他们还是会去那么做,因为上瘾的人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的。

    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行为,这样说来也是非常糟糕的。

    最起码会让人感到绝望。

    但是在我们搜寻一圈下来之后,没有看到那个钟表的身影:“奇怪了,难道这个钟表是能隐形的吗?为什么能够听见声音,但是看不见它挂在什么地方?”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沉声说:“为什么燕子能够看见,但是我们又看不见?”

    这个问题听起来非常奇怪,但也是旁边这个人非常想问的问题。

    难道这个燕子撒谎了,其实这个房间里面就没有钟表,她所谓的钟表,只是一种幻觉吗?

    如果没有钟表的话,那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声音,而且虽然我们听得见声音,但是始终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这个声音有时候出现在背后,有时候又出现在头顶,有时候甚至就像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

    这个声音飘忽不定,就像是一个会移动的精灵,一直在捉弄着我们。

    在这个看起来不大的仓库里面,两个人就像迷路了的孩子,被这个钟表的声音折磨的有气无力。

    “我说警官,我们不会遇到了鬼打墙了吧?”

    我的一句话,让旁边的小张突然感到心惊肉跳的。

    是的,对于这个情况来说,好像真的就像是鬼打墙。

    其实鬼打墙说起来,似乎有些让人害怕,因为鬼打墙三个字里面有一个鬼字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真正经历过鬼打墙的人,我们可能在经历那种事情的时候,分不清任何的方向。

    分辨东西的时候,我们的意识会感觉到非常的模糊,而且在寻找方向的时候,非常难以找到正确的一个点。

    最让人感到尴尬的是,我们想要走出这个地方,但是在行走的过程中,无论再怎么努力,总是在一个地方打着圈圈。

    其实在医学上来说,这是人们的一种意识朦胧状态。

    有人晚上会梦游,梦游也是一种意识朦胧状态。

    这两种意识朦胧状态非常的相近,只是鬼打墙的人,感觉到自己是非常的清醒。

    如果说两个人都进入了意识朦胧状态,那就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了。

    小张说:“其实所谓的鬼打墙,并不是真的有鬼在拦住你,而是你在按照自己的本能走,你以为走的直线变成了一个圆圈。”

    他这个意思很明显。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所以鬼打墙也是能用科学解释的通的。

    只是人们心里面可能对鬼有一种恶意感,遇到自己解释不通的情况,然后就会和鬼扯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但是你必须要清楚的认识到,我们现在在一个小小的仓库里面,被一个钟表影响之后,走不出去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遇到了鬼打墙,一个现实摆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现在在一个废旧仓库里面迷路了,我们的确面临着一个现实,我们没有办法从这个废旧仓库里面走出去。

    小张听到我这么说,自己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我们把照明设备关闭之后,试着闭着眼睛,看能不能不用看任何东西,再走走看。”

    闭着眼睛走,那跟瞎子走路根本没什么区别,在这种废旧厂房里面,最容易发生意外情况。

    我想了想,抬起头来,从废旧仓库破烂的仓库顶棚里面,能够看到外面的星星点点。

    我对旁边的人说:“其实没必要闭着眼睛走路,我们虽然因为鬼打墙迷了路,那可能是因为旁边这些建筑影响到了我们的视线。”

    “为什么这样说?你有什么依据吗?”

    仓库里面的那些废弃的货物,堆放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奇怪,没有任何的规律。

    我之所以会这样说,那是因为看到这些货物堆放的样子,让自己想到了在国外遇到的一个情况。

    当时我在白龙王的地盘里,在那个大殿上面遇到了这种情况,那些大殿的柱子。

    当时那些柱子,看起来也比较的不规律,他以为只是外国的一种建筑风格。

    但是现在看到仓库里面这个货物摆放的样子,两者之间相对比之下,相似度超过了80%。

    我说:“这可能是一种阵法,之所以这样摆放,那就是用这种阵法来迷惑别人的心智。”

    这个话听起来有点稀奇古怪,就像在听天方夜谭一样。

    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面,有谁还会这么吃饱了撑着了,把这些不用的货物堆成一个阵法,能迷惑别人吗?

    虽然小张对这个说法有些怀疑,但是他也找不到其他反驳的理由。

    所以他只能问我:“如果这真的是一个阵法,那你有没有什么很好的方式,把这个阵法给破掉?”

    其实他这并不是完全相信了我的说法,相反,他是对我的这个说法,抱着很大的怀疑度的。

    他之所以问对方能不能把这个阵法所给破掉,其实就是想用这个话题来为难我。

    他没有直接说出来,是想给我一个面子,但是至于这个面子,对方要不要领情那是对方的事情。

    我其实也明白。

    面前这个小警察肯定不相信自己的话,但是现在已经逼到这个份上了,必须用自己的经验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对小张说:“咱们先抬起头来,在空中寻找到北极星。”

    只要寻找到北极星,那就找到了北方,只要能把方位定下来,他们就可以找到一个规律。

    果不其然,两个人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在破烂的仓库顶棚空隙里面,找到了北极星的方向。

    看着天空中的北极星,我说:“这边的建筑模式是坐北向南,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出口应该在南方。”

    南方是太阳的方位,人们建房子总是喜欢把门迎着太阳。

    所以这个坐北向南,也是一个建筑模式的,非常古老的方式。

    小张问我:“你之前是搞风水的吗?为什么这些东西都这么清楚?”

    “如果我告诉你我之前是盗墓的,你相不相信?”

    我一边在寻找路,一边在跟这个小警察开玩笑。

    小张苦笑着摇了摇头:“就算你跟我说你之前当过总统,我也有可能会相信你,因为你这小子太能干了。”

    小张夸奖的的确不错。

    我也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就确定出口的方向:“咱们往北极星相反的方向走吧,出口一定就在南方,北极星相反的方向必然就是南方。”

    在这样的引导之下,两个人一直朝着北极星相反的方向走,果然,虽然相反的方向,看起来有点奇怪。

    但是无论我们怎么走,总是总有一条小通道等着我们,没有花多长时间,总算从这个破旧的仓库里面走了出来。

    走出仓库之后,小张大松了一口气,在我肩膀上拍了两下:“看不出来啊,你小子真的还有两把刷子吗?”

    “我带回去那个妹子,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你有没有这么觉得?”

    经过我的提醒,小张也感到紧张了起来。

    他皱着眉头对我说:“你没有说到这里的话,我还想不到这个事情,如果我们都能被困在里面,那为什么那个妹子不会被困在里面?”

    “很显然,那个妹子肯定是知道里面有个阵,知道里面有阵法的人,要么就是他们自己人,要么就是另外的高人,你觉得妹子是哪种人?”

    我的这个问题,让面前这个小警察一时难以回答。

    这也难怪,他连妹子面都没有见过一面,他怎么能猜得出这妹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回到派出所之后,两个人已经累得散了架。

    因为在废旧仓库里面的那个鬼打墙事件,让两个人差点走不出来,现在想起来心里面都还有点发毛。

    躺在椅子上,两个人就不想爬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同事提着两大袋子宵夜就走了进来:“功臣们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快来吃宵夜了。”

    听到说有宵夜吃,整个办公室里全部轰动了起来。

    正在熬夜加班的干警们全部凑了过来,把食品袋里面的餐盒拿过来,打开之后,稀里糊涂就吃了起来。

    看着干警们吃的狼吞虎咽的样子。

    我有一点心疼这些警察们,一旦出现了什么重大的案子,他们就连吃饭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而且还会经常加班到很晚,如果案子没有办法破掉的话,他们可能连最低生活保障都无法保障。

    这就是一群为了破案而拼命的人,你是人们最可爱的人。

    小张拿了两个餐盒,递了一个给我:“赶快吃吧,大腰子面,热腾腾的,非常的可口。”

    小张一边打开餐盒,一边笑着对我说。

    其实经过这么多天的并肩奋战,他已经把面前这个人当成自己的同事了。

    现在大家都在辛辛苦苦为了案子忙碌着,所以就不分彼此。

    我打开了自己的餐盒,当他鼻孔里面飘进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时,眉头突然间就皱了起来。

    看着自己面前那个餐盒里面,只见面条上面挑着几块看起来非常奇怪的肉。

    我问:“你刚才说什么?这个面的名字叫什么?”

    “大腰子面啊!”

    小张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好像味道非常的可口一样。

    但是我却深吸一口气:“你的意思,这个面条是用腰子做的吗?”

    “你傻啊,配料是腰子,你没看见吗?汤上漂着那么多腰子。”

    小张一边吃着面条,一边跟我解释着:“大腰子面在我们这边是美味,这个人天天晚上在我们门口摆摊,生意很好哦,已经来了半年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