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花都妖孽高手 >

第109章 心存疑虑

    第109章 心存疑虑

    东海。

    一栋豪华的别墅大门口。

    楚青和一位中年男子并肩而行,他们的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把一位身穿唐装的老者送出了门外。

    “徐先生,这一次辛苦你了。”中年男子跟唐装老者握了握手,无比客气地说道:“感谢徐先生的指点,以后若是还有需要的话,可能还要麻烦先生。”

    被称为徐先生的唐装老者摆了摆手,说道:“楚总你太客气了,说来惭愧,今天来这一趟我却是没有帮上什么忙,实在是无能为力。”

    中年男子的脸上带着一丝不甘,忍不住问道:“徐先生,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解决了吗?”

    徐先生说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应该就是要找到一件合适的法器,用来镇压你这宅子里的戾气,如此,或许有可能解决你所遇到的这些问题。”

    中年男子苦笑道:“徐先生,实不相瞒,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了。可是,这种合适的法器却不是那么容易寻找到的。

    实际上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四处托关系买了很多的法器,但是都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不管是家里还是公司里,都还是时不时的发生事故,到现在已经越来越频繁了。”

    闻听此言,徐先生点头说道:“这是因为你这宅子里的戾气太重,寻常的法器根本无法压制住。”

    楚青在旁边忍不住问道:“徐先生,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搬走?如果我们不住在这座别墅里,是不是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徐先生摇头说道:“老夫相信,在这之前你们应该也都已经尝试过了吧?这个问题你们自己就有答案,又何必问我呢?”

    楚青闻言不由默然。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其实也只是心中抱有一点奢望而已。

    实际上在这之前,他们全家人都已经搬过三次家了。以他们的身家在东海自然不会只有这一栋别墅,然而不管他们搬到哪里,事情都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还更加的严重。

    所以无奈之下,他们又只好都搬了回来。

    他们都不懂风水上的事情,所以楚青才想从徐先生这里得到准确的答案,至少也想让徐先生给她一个希望。

    可是现在看来,她的这个问题最终也只能是奢望。

    “徐先生,这一次辛苦你了。”中年男子说道,“以后如果再有需要麻烦先生的地方,还望先生能够不吝出手相助。”

    徐先生闻言点头说道:“这是自然,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必然会尽力。但可惜的是,这一次我也无能为力,无法帮到楚总,还希望你们能见谅。”

    中年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徐先生,你能来就已经是给我面子了,我又怎么可能会见怪。”

    尽管徐先生没有帮上什么忙,可身为风水大师,也不是可以随意得罪的。

    二人寒暄了一会,就见一辆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中年男子伸手拉开了车门,请徐先生上车,客气的送他离去。

    看着车辆渐渐开的越来越远,楚青忍不住转头说道:“爸,这徐先生应该是东海最后一个有名气的风水大师了吧?这会不会并不是风水方面的问题?”

    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楚青的父亲,楚海山。

    闻听此言,楚海山摇头说道:“我也不愿意相信是风水方面的问题,但是,如果说与风水无关的话,那最近公司和家里发生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呢?

    而且,如果说只有一两个人说我们家里的戾气重,那或许还可以理解为这是他们的一种手段。

    可现在你也看到了,所有来家里的风水师都说家里的戾气太重,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在这之前,楚家已经请过了不知道多少个风水师,但凡是在东海有名气的大师,他们几乎都请了一个遍。

    甚至不止是东海,就连周边地区的大师,他们也都前去拜访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楚海山甚至暂且放下了公司里的工作,亲自上门拜访。

    他如此大费周折的请那些风水大师过来,就是想要解决家里遭遇的问题,然而每一个风水师都是自信而来,最终却摇头离去。

    刚才离去的这位徐先生本来是云游在外,近期才回到东海,楚海山听到消息之后,就立刻亲自登门拜访,把他请了回来。

    然而结果徐先生给出的答案,却跟其他风水师的看法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说他家里的戾气太重,却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想到这些,楚海山禁不住轻叹一声,说道:“如今看来,也只有尽可能的寻找强大的法器了。”

    楚青忍不住说道:“可是那法器也不是这么好寻找的,况且这些人既然都是风水行当的大师,那他们接触到的法器肯定比我们多的多。

    现在就连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法器才能够解决我们的问题,仅仅只凭我们这些门外汉,又要去哪里寻找呢?”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也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楚海山摇头叹息一声,苦笑着说道:“想不到我楚海山在商场打拼了几十年,最后击败我的却不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反而是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诡异问题。”

    看到父亲眉头紧锁的样子,楚青忍不住心疼。

    她忽然心中一动,不由说道:“对了,我有一个朋友,他好像见过法器,算算时间,现在应该也已经高考结束了,我可以请他过来,或许他能够解决我们家里的问题。”

    “高考结束?”

    楚海山闻言不由愣了一下,“你认识的那个朋友是老师?”

    楚青摇头说道:“不是老师,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炼制符篆的那位奇人。”

    “就是你说的那个高三学生?”楚海山不由愕然,他下意识的就想摇头,区区一个高三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有多大的本事?

    要知道,就连那些风水大师都无法解决他们家的问题,一个学生又能拥有多么神奇的手段?

    然而,当他想到那神奇的静神符,这怀疑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他想了想,忍不住问道:“小青,你说的那位朋友,那些符篆真的是他炼制的吗?”

    楚青说道:“虽然我没有亲眼见他炼制符篆,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骗我。”

    楚海山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说道:“一个高三的学生,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手段,这未免有些太过不可思议了。”

    如果说楚青认识的那个朋友是一个老者,甚至只是一个中年人,楚海山都不会如此的迟疑和惊讶。

    可一想到那么神奇的符篆竟然是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炼制的,这就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爸,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实际上刚开始我也以为他是个骗子,可最终我亲眼看到了那符篆的神奇变化,这才意识到我是以貌取人了。”

    楚青说道:“况且话又说回来,即便那些符篆不是他炼制的,那他也跟炼制符篆的人有很密切的关系。

    我想,既然有人连如此神奇的符篆都可以炼制,那我们家里遇到的这些问题,或许在此人的手里并不算是什么难以解决的困难。”

    “这倒也是。”

    楚海山点了点头说道。

    他亲身感受过那种静神符的神奇效果,对此感触很深。

    实际上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家里和公司接二连三出现的变故,早已经让他焦头烂额,疲惫不堪。

    如果不是用了那张静神符的话,他现在恐怕都没有心思再去管这些了,甚至可能都已经病倒了。

    正是因为楚青从临江带回来的静神符,以至于让他到现在还可以精神抖擞的处理公司的业务,同时还有斗志,想办法解决家里的问题。

    斟酌了片刻,楚海生不由说道:“这样吧,小青,你跟你的那位朋友联系一下,我们亲自去拜访他。”

    尽管心中再如何的难以置信,可那符篆却不是假的,这一点他是亲身感受过,所以,楚青的那个少年朋友很可能就是一个奇人,甚至是一个大师。

    既然如此,那楚海山就不得不慎重。

    楚青点头说道:“好,我这就联系他。”

    她丝毫没有觉得,父亲亲自去拜访唐天这个举动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虽然她跟唐天已经成为了朋友,可是在她的心里,唐天却是一位奇人,是需要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要仰望的存在!

    更何况就像她说的那样,即便符篆不是唐天炼制的,那唐天肯定也跟炼制符篆的人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任何一个能够有如此神奇手段的人,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大师。

    虽然他们楚家是巨富,可是在这些大师面前,他们却是要有足够的尊重。

    更何况,即便是那些解决不了他们家问题的风水大师,父亲楚海山都是亲自去拜访,以表示自己的诚意,就更不用说是面对唐天,或者是唐天背后的奇人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