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艳压群芳

    上官玉儿将眼前这位盛气凌人的姑娘瞧了一眼,浅浅笑道:“凝夫人是我请来的朋友,她的诗文相信大家都有传阅过,论才气,想来在座诸位少有几人能够胜过她的。这里是诗会,以诗会友,不论出身,这是我最开始就定下的规矩,你若是有什么意见,便是自己再弄一个诗社,将跟你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也就罢了。”

    上官玉儿说话的语气很轻,脸上带着一抹笑意,不过说出来的话气势倒是一点不减,叫人不敢忽视。

    她将众人又看了一眼:“你们若是觉得她说的有道理,边跟她一起离去。说实话,看法这个东西,千人千面,不分对错,不能够叫人人都是同样的想法,然而合则聚不合则散,你们同我合得来我们便继续是知己是好友,你们若是同她合得来,便同她做知己好友,我不勉强,日后大家相见,亦是朋友。”

    上官玉儿的性格一向是温婉可人的,今日这几句话却是显得强势的很,如此这般维护莫子玉,叫其他几个平日里面与她关系好的人,心里面也颇不是滋味。

    “上官小姐这是什么意思?你要赶我走?你为了这个女人要赶我走?你忘了,我们认识快十年了!”

    “不是要赶你走,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上官玉儿淡淡的说道,“凝夫人才华出众,她的诗文我很喜欢,她是我尊敬的。我不强求你欢迎她,但是你若是出口伤人,我也只好与你划清界限了。我们虽然认识十年,然而你不知我,我不知你,日后勉强以姐妹相称,想来也没什么意思。”

    这女子乃是当朝国师的侄女黄琦,梁国公府上的嫡女,身份一直尊贵,身边的人莫不捧着,今日却叫如此羞辱,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不免冷笑道:“你莫不是以为自己马上就是秦王妃了,便再也瞧不上我们这些曾经的姐妹了?”

    她指着莫子玉说道:“这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人,短短半年的功夫,就将祁王迷得晕头转向的,她如今来接近你,又是按了什么好心么?我们不过是在好心提醒你,你竟然如此的不识好人心。”

    “我上官玉儿自五年前成立这诗社开始,从跟你们认识开始,何时因为身份而去看看待过一个人?平心而论,诗社成立之处,便是以诗会友,如今却是成了大家炫耀的资本,这便是偏离了初衷。”上官玉儿笑了笑,“我上官玉儿不是什么聪慧的人,但是也不是愚笨的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也相信凝夫人的品行,我们之间以诗文相交,不涉及其他,你们亦可放心。”

    另一个姑娘见此情景,出言相劝道:“玉儿,她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怕你被骗,你就不要生她的气了。凝夫人,我代表诗社欢迎你,不过我们诗社成立之初便有规矩,待会儿我们有连诗,你若是赢了,咱们便认你加入如何?玉儿既然如此喜欢你的才华,想来你也是无惧的吧?”

    莫子玉感激上官玉儿对自己如此相护,对于旁人扔过来的挑战,她也不会拒绝,这些个人等着瞧她的笑话,又岂能够叫她们失望了?

    “联诗乃是雅事,只是姜柳才疏学浅,未必及得上你们,只是以诗抒志,如你们不嫌弃,可以与诸位比试一场。”莫子玉垂眸浅浅笑道。

    “好!”那人扬眉得意一笑,“玉儿,这首句便由你来出吧!”

    上官玉儿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色,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今日既然在梅园之中,便以咏梅为题吧。”

    她又略略思索了一下,便出了第一句。

    众人跃跃欲试,接连作出了下一句,其中有人的句子平庸,有人的句子倒也才气纵横。

    黄琦自信满满的对了一句,便扬着下巴等待众人的赞叹,只见着大家似乎没有被她的才华所影响,心中不快,将莫子玉瞧了一眼,说道:“该你了!”

    莫子玉淡淡一笑,紧接着黄琦的诗句联了一句,她的话音一落,众人的脸色不由得露出赞叹的目光,黄琦那一句平平无奇,不功不过,但是莫子玉此句一出,将整体的境界都拉高了几分,有些豪情舒胸意感觉。她将境界拔高了,叫下面的人不好在接着继续下去。

    虽然有些嫉妒,却也不得不承认,莫子玉的确是高出一筹。

    方才提议与莫子玉联诗的那位小姐,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凝夫人的诗句,果然是大气磅礴,是我们不及,今日联诗,你乃是头筹。”

    黄琦哼了一声:“她不过是运气罢了,一句诗而已,难道就能够证明她必咱们都更厉害?”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今日这雪景漫漫,倒也有些情趣,我们便以雪景为题,在各自咏诗一首?来人,将笔墨备好!”

    她的书法那是有口皆碑的,有意想要显露一手,方才联诗居然输给了姜柳这个贱婢,待会儿定然压她一头!

    下人将笔墨纸砚桌子准备好了,十来人一起作诗,有人胸有成竹,有人咬着笔沉思。

    上官玉儿并没有参加,她瞧着莫子玉已经落笔了,好奇的上前将她写的东西拿起来看了一眼,这字儿倒是一般,算不上特别,不过笔锋苍劲有力,之间足见性格,不似一般女子那般婉约秀气,倒是有一股儿男儿的风范。

    她将莫子玉这首诗一口气读了几遍,毫不吝惜赞叹之意:“好诗!好诗!”

    众人见莫子玉写得这么快,并且还能够得到上官玉儿大力夸奖,心中又是好奇,又是嫉妒。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众人才陆陆续续的落笔,倒是都掩藏不了好奇之心,开始传阅莫子玉的诗。

    这首诗缥缈通透,极富灵气,足见莫子玉傲人的才华,众人倒也开始重新审视起她来,这才气是做不了假的,能够有这般的胸襟与气度,只怕她的人品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诗是好诗,众人对莫子玉的态度也逐渐热情起来,与她攀谈了起来。

    黄琦暗暗地咬了咬牙,她方才正想要大展身手呢,没有想到她的诗根本无人关注,这风头又叫莫子玉抢了去,心中自然是气愤不已!

    “哟,这首诗真的这么好啊?我也来瞧瞧!”她说着从众人的手中将写诗的纸拿了过来,通了一遍之后,突然不屑的笑了一下,抬眸望着莫子玉,“这是你的诗?”

    莫子玉浅浅一笑:“怎么了?”

    “你也太不要脸!这分明就是我师傅的诗!前几日我才读过这首诗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了你的诗了!”黄琦冷哼了一声,“你根本就是一个可耻的抄袭者,根本不配作诗!”

    有几个与黄琦走得近的人也跟着附和:“就是,这首诗我们之前就读过,根本不是你的!你拿别人的诗当自己的,未免太不要脸了!”

    “你在诗中提到了雪山,提到了草原跟大漠,这些地方你去过吗?你连京城都没有出过吧?”黄琦冷声道,“这根本不是你能够写的出来的诗句!”

    这首诗是自己方才临时所做,何时成了剽窃别人的,这黄琦污蔑人的话,倒是张口就来!只是三人成虎,黄琦这么一说,还真就引起了不少的议论,众人看莫子玉的目光也有敬佩变成了怀疑。

    今日之事若是办不好,只怕日后在她们中间混不下去了,莫子玉倒也不是喜欢同她门为伍,只是若要她担上这剽窃者的名声,可还使得?

    “你没事吧?”上官玉儿瞧着情形不妙,心中略略担忧,上前小声问道。

    “有酒吗?”莫子玉问道。

    “你要喝酒?”

    “嗯。”

    上官玉儿立即让人给她温了一壶梅子酒过来,莫子玉连喝了三杯,也没有对自己的诗多做解释,而是拿起笔又写了三首。

    这三首仍旧是以咏雪为题眼,但是风格却是大变,由原来空灵婉转,变得大气磅礴荡气回肠起来。每一首诗都堪称佳作。

    莫子玉写完诗之后也不多说话,由得她们议论,她只喝着自己的酒。

    上官玉儿将诗读完:“起身凝夫人的才华,咱们有目共睹,她有这个必要剽窃别人的诗句么?”

    “你的意思是我在说谎?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宁愿相信她的话都不愿意相信我!”黄琦气愤的说道。

    “我只是不希望一个有才华的人被按上剽窃的帽子而已,而凝夫人方才也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上官玉儿说道,“我记得你的师父乃是付先生是吧?现在去请他来一趟,咱们当面问明白不就行了!”

    “我……我可能记错了,好像不是我师父,是其他的人吧,我也不记得在哪儿见过这首诗了,反正我之前看到过!”黄琦固执的说道。

    起身莫子玉的才华大家有目共睹,对她的实力也是打心眼儿里认同,而黄琦的话前后不一,出尔反尔,众人自然存疑。

    倒也有人不服气,想要再试探莫子玉一番,笑着说道:“我这几日想出了一副一副对子的上联,你若是能够对出下联来,我便是对你服气了。”

    莫子玉不羞不恼,不急不缓的说道:“你说吧,我尽量试一下。”

    “松下围棋松子每随棋子落。”

    莫子玉眸子一转,稍微思索了一下,在众人绞尽脑汁之际,淡然说道:“柳边垂钓柳丝常伴钓丝悬。”

    “好!”那人抚掌笑道,“我今日便是真的服你了,凝夫人果然在才气逼人,日后定要时时向你讨教!还是上官小姐的眼光好,能够请来你这么一位大才女,若咱们诗社没有你,真真乃是一大损失啊!”

    黄琦暗暗跺脚,气呼呼的离开,只可惜她即便是走了,却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这时候有人前来禀报说,打了一只鹿,割了几块鹿肉过来烤着吃,也是到了饭点,众人三三两两的散去。

    莫子玉酒气有些上头,被绿俏扶着,去了一旁的帐子里面休息。

    上官玉儿安置好其他人之后,带着一壶茶热来了莫子玉这里,笑吟吟的说道:“我素来知道你的才华,今日一见更是超出我的预料,竟然有些后悔,未曾早些时候遇到你啊!你方才喝了酒,我给你沏一壶好茶,去去寒!”

    说着,便让人点上了小炉火,开始煮茶。

    莫子玉把玩着手上精致的暖炉,垂眸抱歉的说道:“我今日有些争强好胜了,不会打扰了你们的兴致吧?”

    “她们每年聚会联诗作诗的,总是要分出个名次的,只是你今年一枝独秀,她们可不敢与你争锋。”上官玉儿盈盈笑着,“莫说打扰她们的兴致了,只怕是她们许久都没有如此尽兴了吧,现在都还在讨论着你的诗呢!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晋王妃对你一见如故,要收你为义女了。祁王也是眼光独到,身边竟然有你相伴!”

    她又忧愁的叹了口气:“哎,若是父亲将我指给祁王就好了,我们便可以日夜相伴了。若是身边能够有你这个大才女相伴,该是何等幸事啊!”

    莫子玉眸子轻轻的转了一下,问道:“难道你喜欢祁王?”

    上官玉儿一脸诧异,急忙红着脸摆手:“我可没有这个想法,作为个人我佩服祁王,但是没有男女之情。我只是想要跟你相伴而已,你可不要多想!”

    莫子玉微微一笑:“知道啦!我也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瞧你紧张的!”

    今日的天色不错,上官玉儿看着温柔的日光印在洁白的雪上的光彩,叹了口气,想起祁王与秦王如今的势同水火,想起两人终究还是属于不同的势力,面上泛起一抹忧愁:“咱们日后还能够如此吗?”

    “为何不能?”莫子玉爽朗的一笑,“咱们之间的友情,只是欣赏彼此的性情,无关利益,无关其他。不管风云如何变幻,只要你还是你,只要我还是我,我们之间的友情就不会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