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想回到南楚吗?

    “什么有消息了?”莫子玉奇怪的反问道。

    “姑娘不是让我哥哥去查那疯道人的事情么?”青灵说道,“有线索了。”

    “真的!那太好了,这么久了,总算是有消息了!”莫子玉高兴的说道。

    “今日时间不早了。”青灵说道,“明日一早,哥哥回来跟姑娘将情况详细说一下的。”

    “如此甚好。”莫子玉说道,“若是真的能够找到那人,很多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的。”

    藏香楼。

    琴声依旧,比起楼内其他人的热闹,这琴声显得有些萧瑟冰冷。

    他坐在二楼的走廊上,却仿佛置身在另一个世界一般。

    琴师面无表情,只是专注于弹琴,这琴不是弹给那些寻欢的客人听的,而是谈给他自己听的。

    一道纤纤玉指搭在了琴师的肩膀之上,一道柔媚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不开心?”

    “木兰就是团圆夜这一日被灭的,我们一家四口吃了晚宴,敌军却攻破了宫门。父王母后殉国,妹妹下落不明,今日也是妹妹的生日,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不知道她是否过得开心。”琴师淡淡的哀愁的说道。

    红娘从后面抱住了琴师,将脸贴在他的后背,柔声道:“我在呢!我一直在你的身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就知道你们有一腿!”芈梓轻佻的唤了一声,随后从楼梯一跃而上,坐在了栏杆上,手上拿着一壶酒,挤眉弄眼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他虽然举止轻浮,但是身上的那股子少年气,这一套动作下来,只觉得风流不羁,倒也不叫人生出厌烦之意。

    红娘魅惑的眉眼斜斜的上挑,红唇扬起一抹浅笑:“你小孩子家家,知道什么!”

    “在藏香楼厮混了那么久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芈梓说道,“早些时候跟云香打赌,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勾搭上了,她还不相信呢,觉得红娘乃是藏香楼的头牌,定然眼光十分高,怎么会瞧得上一个琴师!是她自己有眼无珠,怎么会觉得你只是一个琴师呢!”

    齐幕煊停下琴声,抬眸看了一眼芈梓,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

    “你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只是一个琴师!”芈梓哈哈一笑,“别那么严肃嘛,我就是随口一问而已!”

    齐幕煊依旧盯着芈梓,叫芈梓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了,才移开目光,在琴师弹了几个零碎的音符,伴着乐声问道:“世子难道就不想回到南楚么?”

    “怎么可能不想!谁愿意待在异乡。”芈梓苦笑了一下,“我想又能够如何呢?这世界可不是由我的意志而转的。”

    “或许我可以帮你回到南楚。”齐幕煊又道。

    “你?”芈梓来了些兴趣,将齐幕煊打量了几眼,“你有什么法子能够助我回到南楚?我倒是可以听听。”

    “世子现如今只怕还信不过我。”齐幕煊淡淡的说道,“等世子哪一日真的想要回去南楚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芈梓从栏杆上跳了下来,看着眼前的琴师,郑重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一个可以帮助你回家的人。”齐幕煊淡淡的说道,“等我们合作的那一日,你会知道我的身份的。”

    话落,他抱起自己的琴,起身离开。

    红娘一手勾着芈梓的脖子,媚眼如丝:“别忘了还有我哦。”

    “你们一伙儿的?”

    “自然。”红娘柔媚的一笑,“世子记住,我们或许是唯一可以帮你的人。”

    齐幕煊与红娘来历不明,芈梓心里面也是充满了疑惑,只是这个疑惑他只会藏在自己的心底,不会同旁人多说一句就是。

    直到半夜时分,芈梓才醉眼朦胧的回到了驿馆,自己房间内的灯竟然亮着,他酒意醒了一半,急忙推门入内,喝道:“谁啊大半夜的不回家,钻到我这里是怎么回事!”

    他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灯下的人,惊诧道:“长乐?你不在宫里面怎么在我这里啊?”

    “今日大年三十,家家团圆,你一个人孤身在这里,没有亲人陪伴,我怕你孤单,故而就想着来陪着你!”长乐将书合上,“何曾想,你居然一直不回来,到哪儿厮混去了?”

    “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的,还能去哪儿?”芈梓抓了住头发,“是我对不住公主,公主干嘛还要对我那么好呢,我不值得!”

    “我们做不成夫妻还是朋友嘛,对朋友仗义一点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长乐公主抿出一抹笑意,“咱们认识也有六七年了,见面打架比和平相处的时间还要长。不过,我还是打心眼里认你这个朋友的,你也是个可怜人。”

    “我才不可怜呢,用不着你同情我!”芈梓转身过摸了一下自己挂在墙上的一把弓箭,“这大半夜的公主在我这里,似乎不妥,只怕有人撞见,有损公主的清誉吧。”

    “被你当中拒婚,我的脸反正已经丢光了,还要什么清誉啊!”长乐公主冷哼了一声,“你是在害怕我在你这里的事情被人撞见,然后我赖上你吧?”

    “我为你考虑,你别狗咬吕洞宾啊!”

    “你想家吗?”长乐问道。

    芈梓微微一愣,眼眶红了一下:“谁不想家啊。”

    “想家是什么感觉?”长乐问道,“我马上要嫁出去了,远离故土,远离亲人,你给我说说,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这个……怎么说呢,就好像是蒲公英一样,随风飘扬,轻飘飘的,一点都不真实,脚下的土地不真实,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周围的人也好像随时会消失一般。来来往往的,身边也有不少人,但是你不知道他们谁才是真的对你好,谁心里面暗藏杀机。”

    “如此说来,还挺吓人的。”长乐双手撑在桌子上面托着下巴,“你还有回去的时候,我一旦嫁出去,可是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顿了顿,长乐又问道:“你想回到南楚吗?”

    芈梓轻轻抬眉:“公主什么意思啊?”

    “据说雪化了之后,北夏与西魏之间可能会有一场恶战,南楚到之后只要能够为北夏立功,再上书请求父皇让你回去,父皇应该不会拒绝的吧?”长乐说道,“你可以写信给你的父王,让他好好的配合莫将军,如此你就可以早些时候回去他们身边啊!”

    芈梓盯着长乐,突然冷笑出了声:“北夏与西魏相争,跟南楚有什么关系?可是却要让南楚的士兵为此付出性命,北夏的算盘打得不错!”

    “可是你别忘了,南楚此前受到西魏的欺压,征伐不断,年年上贡,是因为北夏的保护才得以和平的,如今北夏与西魏开战,南楚不应该贡献自己的力量吗?”长乐蹙眉说道,“再说了,只有打败了西魏,南楚才会迎来真正的太平,这并不只是北夏与西魏之间的战事,也是南楚的事情。”

    “这是父王自己的事情,不管父王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怪他的,但是我不会因为自己的事情去影响父王的决定。”芈梓说道,“如果公主此行是想要劝说我写给父王写信的话,那么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长乐叹了口气,“我仅仅只是希望你能够回到南楚,回到亲人的身边而已。”

    秦王府。

    芙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她感觉到了刘凌对她态度的变化,故而也在积极的想办法,她没有强势有力的娘家,唯一的筹码就是刘凌的宠爱,她若是连这个都失去的话,那么不仅仅父母不能够回到京城,她的此生也没什么指望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要仅仅的抓住刘凌。

    大年夜,刘凌却很晚都没有回来,芙蕖在王府门前,默默的等着,毫无怨言。

    许久之后,刘凌骑马的身影,才出现在了门口,芙蕖一袭白衣,候在橘色的灯笼的光线下面。她目光盈盈如秋水一般,淡淡的眉毛轻轻的蹙着,凝着一股散不去的忧愁,单薄的身子仿佛要被寒风吹走一般,惹人心疼,叫人怜惜。

    刘凌自然是老远就注意到了这一道靓影,急忙下马,问道:“这么冷,怎么候在这里?”

    “王爷许久未归,妾身担心王爷的安危,便在这里等着,候着王爷,盼着王爷平安回来。”芙蕖说道。

    她的语气里面没有抱怨,只有担忧,叫刘凌的心一软,上前两步我这她冻得僵硬的手,叹道:“傻瓜,本王是有些事情耽误了,不是故意晚归的。是本王的错,忘了今日是大年夜,你还在候着本王,快些回去吧,别冻坏了身子。”

    “嗯。”芙蕖点头垂泪,吸了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欲哭不哭的问道,“王爷可还在生妾身的气?”

    “没有,别多想。”刘凌闻着芙蕖身上的香味,这香气就是在梅园自己被救的时候闻到的,他心中一阵摇曳,更是柔软,“是本王对不住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