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杨侧妃发飙了

    “杨侧妃一大早这么这么大的火气,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啊!”苏侧妃坐下淡淡的笑了笑,“既然你问我,那我觉得不应该惩罚。凝夫人昨儿帮了我们母子大忙,现在惩罚她,我们母子岂不是太忘恩负义了?”

    “若非她隐瞒,此事或许不会如此。”杨侧妃冷声说道。

    “如果要这么说的话,最应该受到惩罚的人是我!”苏侧妃说道,“世子做错事情这么久,我这个做母亲的居然没有发现,是我教导无妨。”

    杨侧妃的眉毛挑了一下:“原来你也知道啊!那么是否说明,其实世子在你的身边或许不适合?”

    苏侧妃的眸子猛烈的收缩了一下,冷冰冰的看着杨侧妃:“你说什么?”

    “我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你不必如此如临大敌的样子。”杨侧妃笑了起来,“我在想啊,世子聪明伶俐,招人喜欢,我若是能够有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在身边,必定悉心教导,怎么会让他走上歧路呢?苏侧妃,你说是不是?”

    苏侧妃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杨侧妃:“王爷一早就说过,世子只会养在我的身边。”

    “我也没有说什么啊,苏侧妃何必这么紧张?”杨侧妃瞧着一向淡漠的苏侧妃有这么凌厉的时候,顿时觉得心情很好,以前不管怎么说她,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般,这会儿瞧着她着急的模样,可真真儿有趣呢。

    她转过头,依旧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莫子玉,说道:“今儿又苏侧妃为你求情,我也就放你一遭,若有下一次,决不轻饶!我们走吧!”

    话落,杨侧妃带着她的人离开了。

    “方才多谢苏侧妃为我说话。”莫子玉在苏侧妃的身边坐下,笑吟吟的说道。

    “我也是想来给你说说世子的情况,怕你担心,赶巧了。”苏侧妃说道,“杨侧妃一直想拿你的把柄,今儿可算是让她找到机会了,你日后当心些才是。”

    “世子怎么样了?”莫子玉问道。

    “皮外伤,小孩子恢复得快,你不必担心。”杨侧妃说道,“他长点教训也好,这身在皇家,他不比得寻常孩子。”

    “此事能够平安过去就好。”莫子玉握住了苏侧妃的手,“世子是个聪明的孩子,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会小心翼翼的,不会再闯出什么祸事来的。”

    “希望如此吧。”苏侧妃苦涩的笑了笑,她靠近莫子玉,小声的问道,“方才杨侧妃的话是什么意思?她难道在打世子的注意?”

    “应该不至于,她还年轻,她难道一定觉得自己生不出来?再说了,世子这么大,她就是想养在身边,也养不出多少感情来了,她心里面清楚,更何况还有你这个生母在身边,世子与你的感情又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莫子玉劝道,“你就不要多想了。”

    “兴许是我多虑了吧,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世子,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不能不在乎。”苏侧妃说道,“他是我现在唯一想要守护的。”

    “我暂时还不能够出去,就不去探望世子了,替我给世子问好。”莫子玉浅浅笑道。

    不知道刘旭用了什么手段,反正第二天,那几个与刘旭合伙开赌坊的少年就来了祁王府赔礼道歉了,当然都是被抬来的。

    世子被打了板子,他们这些人自然逃不掉。

    这赌坊的事情倒是被很多人知道,但是因为处理的及时,倒是没有受到很大舆论,首先陛下那里已经说了此事乃是小事,若是有人在煽动舆论将此事扩大,便是不顺陛下心意。再来大家也都知道祁王将世子打得床都下不来,而且祁王自己头上也被摘了二珠,如今与秦王倒是平起平坐了。

    这五日时间倒是一晃而过,莫子玉每日都待在秋水院内,看看书,弹弹琴,日子倒也舒服。

    这日子倒是越来越暖了,院子里面的桃树,也开出了几朵花骨朵儿,偷偷露出早春的痕迹。

    “你这日子倒是过得舒服。”刘旭过来的时候正是上午,天气不错,莫子玉让人在树下支了一把椅子,晒着这暖洋洋的太阳,“这是闭门思过的样子吗?”

    “妾身已经痛定思痛了。”莫子玉起身笑吟吟的说道,“王爷今儿怎么这么得空?”

    “只许你闲着,不许本王有空?”刘旭挑眉说道,在莫子玉刚腾出来的椅子上坐下,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妾身自然是希望王爷时时得空了。”莫子玉剥了一瓣橘子,塞了刘旭的嘴里,“开春之后,便是要开科取士了,王爷应该很忙才是。”

    “今年科考,上官丞相负责。”刘旭嚼着橘子淡淡的说道,“没本王什么事儿。”

    这开科取士乃是大事,谁不想安插几个自己的人?

    这上官丞相乃是秦王的岳父,自然会帮着秦王的,岂不是对祁王很不利?

    莫子玉心中虽然有此担忧,但是看了一眼刘旭的脸色,似乎不是很为此事烦心一般,也就没有问了。

    “不过倒是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刘旭说道,“父皇虽然让上官丞相监考,但是也让七皇子协助处理本次开科取士。”

    “七皇子?”莫子玉眉头微蹙,“前些日子,七皇子的母妃不是晋升为郦妃了吗?秦王大婚,她办的不错,叫云妃这么生母都挑不出错儿来,如今正在办理长乐公主出嫁的事情。郦妃之前一直很低调,七皇子也一样,如今瞧来,陛下似乎想要有意提拔这对母子一般。难道是希望郦妃能够牵制云妃吗?可是为何?陛下不是一直很宠爱云妃吗?”

    “你以为云妃为何被贬?”刘旭似笑非笑的说道。

    “莫非……”莫子玉恍然大悟,“难怪有人能够在云妃的眼皮子地下动手!”

    “嘘。”刘旭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父皇的心思,别瞎猜。”

    顿了顿,他看着天空,继续说道:“冰消雪融,西魏果然开始蠢蠢欲动了。”

    莫子玉的心突了一下,叹道:“是啊,可能又要开始打仗了。”

    刘旭瞟了一眼莫子玉的脸色,又道:“一旦战事起,莫少将军便要赶赴沙场了。”

    莫子玉脸色流露出一抹担忧跟不舍,轻轻的咬唇,开始为父兄担心起来,如果以前的无数个日夜一样。

    莫子玉脸色的表情变化,被刘旭全部看了去,他轻轻的扬眉,继续说道:“不出意外,三日后,他会赶往京城,你要不要无送送他?”

    “可以吗?”莫子玉惊喜的问道。

    刘旭脸上的笑意彻底的消失了,他不咸不淡的说道:“想去就去吧。”

    说完,他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转过头来对莫子玉说道:“看来你反思的还不够,还得继续反思才行!”话落,头也不回的走了。

    莫子玉蹙眉,有些不解的问道:“王爷难道是生气了吗?”

    一旁的绿俏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姑娘你平日里面那是顶顶聪明的,今儿怎么这般的没眼力劲儿?”

    莫子玉懵懂的问道:“怎么了?”

    “王爷吃醋啦!”绿俏说道,“你在王爷面上对别的男人这么感兴趣,你说王爷生气不生气?”

    莫子玉楞了一下,她习惯将莫子珏当做自己的哥哥,根本就没有往哪方面想过,方才自己露出来的情感,也不过是真情流露而已,但是却忽略了,莫子珏对于姜柳来说,就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妹妹可要对哥哥流露出情感,但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便是大大的有问题。

    莫子玉暗暗跺脚,居然忘了这一茬儿了,日后得提醒自己注意了。

    秦王府。

    “小姐,你瞧瞧,外面的天气多好啊,要不去花园逛逛吧。”佩兰将窗户打开,“你自从嫁到王府来,还没有好好儿的逛一下呢!”

    “有什么好逛的,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看看书呢!”上官玉儿淡淡的说道。

    “小姐,你难道就一点不担心吗?”佩兰皱着脸问道。

    上官玉儿微微一笑:“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跟王爷都成亲那么久了,但是除了新婚之夜,他都没有再来过小姐的房内了,基本上都在芙蕖夫人那里。”佩兰说道,“王爷这也太欺负人了,小姐难道就这么听之任之?还是想想办法吧?”

    “他不喜欢我,我能够有什么办法?”上官玉儿无所谓的说道,“他不来找我反而更好,我看看书,弹弹琴,养养花,这时间都是我自己的,他若是来了,我还得去迁就他的喜好,那多麻烦啊!”

    “小姐啊,你可不能够这么想啊!”佩兰语重心长的劝道,“就算是不为了你自己,也得为上官府想想啊,若是老爷夫人他们知道了,会担心的。再说了,小姐你后半辈子的幸福就在王爷的身上,你若是现在不趁机抓抓他的心,再生个孩子,巩固地位,日后可怎么办啊?”

    “我的幸福不会寄托早任何人的身上。”上官玉儿嘴唇一勾说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