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八十章 请父王为母亲报仇!

    杨侧妃见到这个场景,也是吓了一跳,她万万没有想到苏侧妃竟然会自尽!

    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决绝!

    “是你害死母亲的!”刘昶清狠狠的瞪着杨侧妃,“你让人守着院子,不让我们进来,就是为了害死我母亲是不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还我母亲!”

    杨侧妃立即跪下,仰头看着刘旭说道:“王爷明鉴,苏侧妃乃是自尽,与妾身无关啊!妾身之所以要紧闭院门,等待王爷回来,是因为妾身今日在万佛寺发现苏侧妃与外男相通,她定然是觉得无颜面对王爷,故而自尽的!此事妾身听得明明白白的,她与那和尚你侬我侬,还许了来生之约。”

    “你说的是法印?”刘旭冷声说道。

    杨侧妃楞了一下:“王爷……王爷怎么知道?”

    “在苏侧妃嫁给本王之前,的确与他有过婚约。不过他们两人现在一人身在祁王府,一人已经出家,本就是天各一方了。去年苏侧妃去万佛寺礼佛的时候,碰到他也在万佛寺为僧,此事她早已经告知过我!两人现在不过是以旧友相称,以礼相待,未曾有过什么出格的事情。那法印临终,她作为旧友,前去送别,为何在你的眼中便是相通?”

    杨侧妃着实没有想到王爷居然早就知道了法印的存在,那么自己这么费尽心机的调查又算得了什么呢?

    “王爷,妾身亲耳听闻,两人并非只是朋友临终送别而已,分明就是如同情侣一般,互许来生。”杨侧妃急忙说道,“对了,事情发生的时候,荷心也在,拿她提审一下便是,来人,将荷心带上来!”

    下人急忙去提审荷心,他去了一会儿,没有想到很快就一人回来了,为难道:“荷心,自尽了!”

    “什么!”杨侧妃一怒,喝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够了。”刘旭闭上眼睛喝道,睁开眸子便是冷厉的看着杨侧妃,“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想要侧妃之位,本王给你侧妃之位,你想要掌管王府,本王便让你掌管王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非要兴风作浪?”

    刘昶清跑到刘旭的面前跪下,哭着央求道:“父王,你要为母亲报仇啊!杨侧妃不但逼死了母亲,而且还诬陷母亲的清白,你一定要为母亲做主啊!”

    “王爷,妾身可全都是为了王爷啊!妾身也不希望看到苏侧妃做出什么有损祁王府颜面的事情!”杨侧妃说道,“苏侧妃之死跟妾身无关,是她自觉事情败露自尽了!元宵节那一日,苏侧妃不是消失了片刻么?那时候她就是在同法印约会!有人亲眼所见!王爷,你被骗了,他们两人不只是朋友关系,而是旧情复燃,而且苏侧妃时常去万佛寺,妾身也有证人可以证明他们两人的确有过亲密举动!”

    “闭嘴!”刘旭骂道,“苏侧妃的为人,难道本王不知道吗?而如今,她死在了你面前,你倒是满意了?”

    “说到底,王爷就是不相信妾身说的话。”杨侧妃赌气的说道,“反正妾身该说的也说了,妾身什么都没有做错,苏侧妃的死也跟妾身无关!王爷想想,若是妾身真的要杀她的话,怎么会这么大张旗鼓,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了?”

    “退下!”刘旭喝道。

    杨侧妃咬了咬牙,气冲冲的离开了风荷园。

    “王爷竟然会知道法印的存在,苏侧妃居然什么都跟王爷说了。”杨侧妃冷笑连连,“我们计划了这么久,原来王爷什么都知道,你知道,方才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跳梁小丑一样。还有那苏侧妃,居然这么狠毒,自杀了,这事儿你让我找谁说理去?本来我占着理儿的,到现在搞得我好像我把她逼死的一样!方才世子看我的眼神你看到没有?那是要杀了我一样!”

    “侧妃别着急。”铃兰急忙说道,“奴婢觉得这是好事!”

    “好什么好!”

    “不管如何,苏侧妃都没有了,侧妃你在王府唯一的对手也没了!”铃兰笑道,“这王妃的位置只能够是你的,而且世子没了母亲,也只能够养在你的膝下!今日的事情,侧妃你最好明日就入宫跟太后说说,让太后开口,将世子过继到你的膝下。”

    杨侧妃眼睛眯了眯,不耐烦的说道:“世子现在觉得是我害死了他的母亲,都恨死我了,养在身边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总比世子在别人身边要好。”铃兰说道,“先将世子捏在手中,将来若是生下了孩子,再做打算!”

    “你说的也有道理。”杨侧妃说道,“与其让他被那两个女人养在身边,倒不如我自己将他捏在手上。”

    风荷园内一片凄然。

    刘昶清趴在苏侧妃的遗体上哭得撕心裂肺,莫子玉跪在一旁,也是黯然神伤。

    刘旭将刘昶清搂在怀中,劝道:“男子汉大丈夫,坚强一点!”

    刘昶清将脸上的鼻涕泪水,囫囵摸了一把,正视着刘旭问道:“父王,母亲的仇,你报吗?”

    刘旭稍微楞了一下,苏侧妃与法印见面在先必然是有些亲密的对话被杨侧妃听了去,杨侧妃方才发难的。而苏侧妃未免自己难做,也为了避免她与法印的事情会让人怀疑到世子的身世,方才自尽。

    此事乃是因为杨侧妃而起,但是最后的结果却不应该由她来承担,更何况,如果秦王有了上官丞相相助,自己缺不得杨家父子。

    “你母亲,的确是自尽。”刘旭沉默了一下说道。

    “父王也相信方才杨侧妃所言?你真的认为母亲因为跟人私通被人撞破,故而畏罪自尽的吗?”刘昶清诧异的看着刘旭。

    “我绝对相信你母亲的清白。”

    “若母亲是清白的,为何会自尽?必然是被逼迫的!”刘昶清给刘旭磕了三个头,“求父王严惩那贱人,为母亲报仇!”

    刘旭周皱眉,想了想说道:“有些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等再过些日子,本王跟你说清楚的!”

    刘昶清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去刘旭说什么又咳了三个头,固执的说道:“求父王严惩杨侧妃那贱人,为母亲报仇!”

    “世子!”刘旭无奈道,“先准备你母亲的后事,让她入土为安。”

    刘昶清紧紧的抿着唇,一动不动的盯着刘旭,缓缓开口道:“父王若是不为母亲报仇的话,儿子会亲自为母亲报仇的!”

    “世子,你不可乱来!”刘旭急忙劝道,“一切交给父王来处理可好?”

    刘昶清没有作声,只是取出了手帕,将苏侧妃嘴角的血迹擦干净了。

    莫子玉揽着刘昶清的肩膀说道:“父王说得对,先让母亲入土为安吧!”

    “我只怕母亲死不瞑目。”刘昶清苦笑了一声。

    苏侧妃的葬礼还是操办了起来,祁王府上下都换上了白幡与白色的灯笼,正月里面残留下来的喜气洋洋全部一扫而空,被一股凄然取代。

    刘昶清披麻戴孝,守在灵堂之前,不吃不喝,寸步不离。

    “昶清,你的身子还没有好,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莫子玉劝道,“再这么下去,我担心你爹身子吃不消。”

    刘昶清两只眼睛肿的跟桃子一样,脸上没了此前那股少年的飞扬与骄傲,他烧着纸钱,摇了摇头。

    莫子玉只要嘱咐下人们将他好好的看着,她还得操心这葬礼之事。

    这苏侧妃离世,按理说这大小事情都该杨侧妃操办的,不过这苏侧妃的死本就跟她有些关系,这会儿她没那个心思操办,更何况世子看自己的目光就像看仇人一样,王爷又没有吩咐,她不必自讨没趣。更重要是她确信苏侧妃不忠,不配自己为她操心。

    “见过王爷。”

    外面侍女请安的声音响起,杨侧妃回过神来,急忙起身行礼:“王爷,不知道这会儿苏侧妃的丧仪之事,办得如何了?”

    刘旭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冷声说道:“你还会操心此事么?”

    “要不是怕世子看到了妾身不开心,妾身这会儿也该去看着的,毕竟凝夫人没有办过,怕她犯错。”杨侧妃说道。

    “苏侧妃的丧事你不必操心,也不必露面。”刘旭说道,“本王来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

    “王爷请说。”

    “苏侧妃的事情不许透露半个字出去,太后也不行,对外只说是病故!”刘旭冷冷的说道,“若是本王他日听到半个字的流言蜚语,饶不了你!”

    “妾身不敢。”杨侧妃急忙说道,“此事关乎祁王府的声誉,妾身定然不会乱说的。”

    她顿了顿,问道:“可怜世子年幼,妾身也膝下无子,王爷不妨以后就让妾身照顾世子吧?”

    刘旭嘲讽的说道:“你方才不是说世子见到你会生气么?”

    “世子不过是小孩子脾气,等他冷静下来就好了。”杨侧妃说道,“世子小小年纪没了母亲,妾身不也是可怜他么?妾身定然会悉心照料他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