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诅咒娃娃

    刘旭回到祁王府,简单的同莫子玉他们道了别之后,便急匆匆的赶去了童村。

    这案情瞬息变化万千,他日早去,便可更加接近真相。

    如今这案情已经人尽皆知了,莫子玉对这案情再操心也没有办法影响大局了。保安堂也在官府的监视之下,她以后也不方便再去了,不过与容浅见面的话,倒也有其他的法子。

    只是此事能够被揭发出来,说到底容浅在其中的作用不小,所以这那对父子被朝堂保护起来之后,便与闻影一起消失在了京城。现在隐去行踪也好,能够犯下童村这般血案,那背后之人必然权力不小,容浅他们容易被记恨上,待他落网之后再出现不迟。

    莫子玉关心童村案情的进展情况,替容浅的安危担忧,不过就在这祁王府内,也有人时刻盯着她!

    这一日,莫子玉起身之后便在读书,或许是因为闷热,心中有些烦躁,怎么也看不进去。

    这时候绿俏拿着一叠账单,气呼呼的入内,说道:“姑娘,你瞧!”

    莫子玉将这些账单瞧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

    “门房刚才送来的,那姜二婶这两日出没在京中各大绸缎庄首饰店古玩店饭馆,买了不少东西,可是不给银子,全部记在你的账上,所以今儿都来找你要账来了!”

    “把这些账都结了吧。”莫子玉淡淡的说道。

    “姑娘!”绿俏跺了跺脚,“他们这也太过分了吧,就这么给他们把账单付了,她们会不会得寸进尺啊!需不需要我去警告她们一下啊!”

    “先付了吧。”莫子玉淡淡的说道,“将这些账单都守好就是,其他的不用管!钱这种东西,不过是身外物,不必在意!”

    “好吧。”绿俏气呼呼的去拿钱将帐都结了。

    姑娘从不把银子放在心上,可她也不看看自己的收入,虽然王爷给的铺子田庄有不少收益,而且不管是王爷还是宫里面都赏赐了不少东西,可是姑娘出手向来阔绰,这有再多的钱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下午的时候,王妃派人请莫子玉去一趟,说是在王府花园内挖出了一个布娃娃。

    绿俏奇了怪了:“一个布娃娃,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青灵的脸色较为沉重,与莫子玉对视了一眼说道:“王爷不在,姑娘当心些。”

    莫子玉轻轻点头:“我明白,先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吧。”

    没一会儿,莫子玉倒了芜泠院,不只是王妃在,三夫人,八夫人跟九夫人也在。

    “见过王妃。”莫子玉福了福身。

    王妃淡淡一笑:“你也走吧。”

    待莫子玉坐下,她将众人都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今儿将你们都叫来,是因为在花园内挖出了一个布娃娃,这个布娃娃背后写着我的生辰八字,并且插满了针,所以我将你们都叫过来,一起商量一下,此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八夫人闻言,脸色变了一下,急忙说道:“我不知道,此事跟我无关,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布娃娃诅咒你啊!”

    王妃继续笑道:“我没有说此事乃是你们做的,只是叫你们过来,一起商议一下而已。”

    三夫人想了想说道:“这个布娃娃是什么样儿的,可否让我们看一下。”

    王妃点头,朝着铃兰看了一眼,铃兰点头,随后去屋里面拿出了一个托盘,托盘之上便是一只白色的布娃娃,浑身都插满了针。

    三夫人拿起布娃娃看了一眼,这背后果然是贴着一张纸,纸上是王妃的性命与生辰八字,她看完之后,又将布娃娃递给了莫子玉。

    莫子玉接过瞅了一眼,心中微微一愣,第一这字迹与自己的有几分相似,或者说与刘旭的自己有几分相似,第二便是这娃娃的针法,与自己常用的也十分的相似。

    这娃娃又传到了八夫人与九夫人的手上,最后回到了王妃的手中。

    她端详着这娃娃,说道:“这娃娃是在花园之中被发现的,没人看到这个娃娃到底是谁埋的。那么便只能够从其他的方面找线索,比如这纸张,这字迹,这布的材质,这针法等等!方才你们都看了一圈了,你们可有什么想说的?”

    “这怎么看?”八夫人蹙眉道,“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啊,你们呢,你们看出来什么眉目了么?”

    九夫人微微蹙眉:“这字迹与王爷的字迹似乎有些相似,前些日子王爷教奴婢写字,奴婢故而有几分印象。”

    “你的意思是,这布娃娃是王爷做的?”八夫人惊讶的问道。

    “没有!”九夫人急忙摆手,“我只是觉得这字迹与王爷有几分相似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

    王妃拿起那布娃娃背后的那张纸,端详了片刻说道:“这字迹与王爷的字迹的确有几分相似,这磨又淡淡的香味,乃是上好的徽墨,这纸的韧性极好,应该苏州的青烟纸。还有这这布娃娃的布料乃是蜀锦,这缝制的针法应该是前段时间最流行的跳云针。”

    这每一件事情,似乎都跟自己用得上的东西对的上,莫子玉眼睛微微一眯,心中沉了一下,看来是冲着自己来了。

    “光凭这些,怎么断定这布娃娃是谁做的啊!”八夫人急忙问道,“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啊!”

    “但看每一样,都不是什么现眼的东西,不过合在一起,便也不那么寻常。”王妃淡淡的说道,“姜侧妃,你一直都在模仿王爷的字儿吧?”

    “是。”莫子玉垂眸说道,“以前王爷嫌弃妾身的字儿太难看了,故而妾身一直在仿王爷的字儿。”

    “说起来,咱们祁王府里面最讲究的便是姜侧妃了,用的磨跟纸都是王爷特意给你买的呢!”王妃淡淡的笑道,“不知道姜侧妃用的可是徽墨跟青烟纸。”

    “用过。”莫子玉说道。

    “这蜀锦给祁王府只赏赐过两匹,其中一匹便是赏到了秋水苑吧?”王妃一步步的逼问,她说着,又让铃兰去拿出了一件衣服,这件衣服乃是莫子玉给刘旭缝制的,上面的阵法便是跳云针,“这件衣服乃是姜侧妃之前亲手为王爷做的吧?这阵法好像也是十分的相似呢!”

    莫子玉没有说话。

    王妃顿了顿,冷冷的笑了笑:“若是有一件事情与姜侧妃的爱好相符合,那便是巧合,不过这么多的巧合加起来,未必是巧合了吧?对此,不知道姜侧妃你有何解释?”

    莫子玉起身,不慌不忙的说道:“的确桩桩件件都与妾身的爱好重合,不过此事的确与妾身无关。”

    “那个娃娃,王妃可否拿给妾身再看看?”莫子玉顿了顿说道。

    王妃点头,将人将布娃娃递了过去。

    莫子玉接过仔细端详了一下,随后淡淡笑道:“很明显有人想要陷害我,不过其中的破绽太多了。瞧这个布娃娃只是沾了些泥土的样子,应该是才被埋下去不久吧?前天晚上下过雨,可知至少是昨天白天被埋在花园的。妾身的确是喜欢用徽墨跟青烟纸,不过不巧的是五日之前,妾身屋里面的徽墨就用完了,三日之前青烟纸也没了,因着这两日的事情比较多,故而还没有来得及添置,这一点可以将妾身最近几日写的东西,用的纸拿过来对比一下便知。”

    九夫人眸子转了一下,说道:“这布娃娃可能是昨日埋下的,这纸条未必是昨日写的啊!”

    莫子玉点头:“九夫人说的不错,可是这徽墨跟青烟纸不知道我一个人用,王爷的字儿未必只有我一人在学,为什么觉得一定是我呢?”

    “没有说一定是姜侧妃你,只是觉得有些巧合而已。”王妃冷笑了一下,“当然,如果姜侧妃你能够解释的通的话,也可以洗脱嫌疑。”

    “再来说说这蜀锦吧。”莫子玉说道,“这蜀锦的确是只有两匹,其中一匹在秋水苑。但是妾身一直觉得蜀锦十分的宝贵,故而一直没有用过,而且蜀锦的尺寸是宫里面早就规定好的,王妃现在可派人去量量妾身秋水苑的那一匹蜀锦,看看到底有没有少了一寸!”

    顿了顿,莫子玉笑了笑:“布娃娃的每一个步骤都是按照妾身的爱好来的,王妃自己不是也觉得太过凑巧了么?如果真的是妾身做的,这一步都将怀疑往自己身上引,未免显得太过愚蠢了。显然有人想要嫁祸给妾身,不过没有设计好,反而路露马脚而已,王妃明察秋毫,定然将这心思恶毒之辈给找出来严惩不贷才是!”

    三夫人微微笑道:“妾身也觉得姜侧妃说的在理,若真的是姜侧妃弄得,怎么可能给自己留下那么多的破绽,很显然有人想要嫁祸!只是想要糅合进来的元素太多,反而惹人生疑!”

    王妃沉默了一下,说道:“你们说的也不错,此事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你们先下去吧,此事我再思考一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