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秦王出事

    有了文清的口供以及他提供的线索,刘旭很快掌握了秦王刘凌在科举舞弊、买官卖官、结党营私等方面的证据,由大理寺上奏宣帝,这般的速度根本就让刘凌应付不及,只得先销毁了部分的证据,灭了部分关键人的口。

    宣帝看完奏章之后,大为震怒,宣刘凌入宫问话。

    “参见父皇!”刘凌下跪行礼,瞧着宣帝的脸色很沉,心中亦是跟着一沉,他瞧了一眼一旁的大理寺卿,刑部尚书,白丞相以及刘旭,刘彧,眸子轻轻一转,面做冷静淡然之色。

    宣帝没有喊刘凌平身,而是将桌子上面的奏折扔到了刘凌的面前,冷声喝道:“你自己好好看看!朕对你附已众望,委以重任,你就是这般报答朕的!”

    刘凌快速的将奏折上面的内容看了一眼,心中一顿,这上面有许多隐私的内容,至少少数几个人知道,为何刘旭会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出卖了他?难道文清死之前就已经招了?

    “父皇,儿臣冤枉啊!”刘凌抱拳道,“这奏折之上所参奏的内容,儿臣并不知情!”

    “人证物证具在,你还要否认?”宣帝冷冷笑道,“你们乃是皇子,乃是国之未来,若连你们都不顾国法大义,不顾江山社稷,只知道追名逐利为了一己私欲,这江山朕可以放心的交到你们的手上吗?”

    宣帝冷冰冰的瞟了一眼白丞相,又道:“朕登基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肃清科举舞弊之风,这二十年来,开课考试乃是北夏最公平的选拔人才的方式,只凭本事,不靠背景,只有如此那些出身寒门的学子才有为国效力的机会,只有如此北夏朝堂才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输入进来!而你呢,公然违抗朕的意志,收买主考官,塞自己的人入考场,逼死举子,你可还将北夏的律法放在眼中?你可还将朕放在眼中!”

    今年的科举,乃是白丞相主理,赵王协助,宣帝这么怒斥,此二人也是惶恐不已,急忙跪下认罪。

    “白丞相与赵王的确有失察之过,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你二人参与了这舞弊一案,你二人只是稍后再说!”宣帝说道,“此案人证朕已经见过,物证也俱全,你还要狡辩么?”

    刘凌默然不语,背上已经开始冒起冷汗。

    顿了顿,宣帝又道:“这五年来,你一直主理吏部之事,有共计十七人被未曾达到升迁标准的人被提拔,你从中收受贿赂达三百五十万两,此事可有冤枉你?”

    “还有一些事情,朕不屑说了,你好意思,朕都为你脸红,这么些年,朕栽培的儿子竟然是这个一个货色!”

    刘旭既然出手,必然是将他的生路都给堵上了,刘凌跪下磕头,闭目道:“儿臣对不住父皇。”

    刘凌被软禁在了宫中,等待大理寺将他所犯的案情查个明白,再行处置。

    白丞相与赵王在科举舞弊案中有所失职,被罚俸一年,以思考己过。

    晚些时候,云嫔闻讯之后,方寸大乱,长跪于御书房前为刘凌求情。

    郦妃前来劝慰,让她回去等候消息,只说如今秦王之事尚未有定论,陛下也应该为了此事而心烦,这个时候应当等候大理寺的调查结果。

    郦妃本好言相劝,奈何云嫔此刻心里面全是秦王,早已经没了平日里面的冷静,出言讥讽道:“郦妃如今是在叫我做人么?”

    “妹妹不敢教姐姐做任何事情,只是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姐姐更加应该保持冷静才是!”郦妃叹道,“姐姐比妹妹伺候陛下的时日更多,应该更加了解陛下的性子,这个时候陛下更希望安静不被打扰的,因为这个时候最不好受的就是陛下啊!”

    云嫔推了一把前来拉她起身的郦妃,冷笑道:“那是因为如今被冤枉被软禁的不是你的儿子!若是今日出事的是赵王,你会如此的冷静就等待着什么都不做吗?”

    “姐姐……”

    “呵呵!”云嫔冷笑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以为我儿子出事了,你儿子就可以上位了吗?做梦!你们也配!”

    “姐姐是急糊涂了,这些话可不能够胡说啊!”郦妃说道,“来人,云嫔病了,送她回去!”

    “别碰我!”云嫔冷冷的看着郦妃,“你想要做什么?你想做什么!不过当了几日的主子,便忘了自己是谁了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御书房的门被打开了,太监高声道:“陛下宣云嫔入内。”

    云嫔冷冷的看了一眼郦妃,提起裙摆入内,郦妃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臣妾见过陛下!”云嫔盈盈跪下,“陛下,秦王有冤啊!求陛下为秦王查明冤屈啊!定然是有人陷害秦王,求陛下将幕后主使者查出来,还秦王一个公道啊!”

    宣帝冷冷的看着云嫔,冷声道:“都到这个时候你还有脸为秦王喊冤?是当朕是傻子还是当大理寺的都是庸人?你知道这其中最关键的证人是谁?是文清,秦王的表弟,你的外甥!有些事情何等隐蔽,若不是有他这个知情人在,哪有那么容易被查出来?”

    “文清……怎么可能是文清!他不是已经……”云嫔颤抖着说道。

    “你身为秦王的母妃,他从小便是在你的身边长大,你不思劝诫他,让他走正道,反而一味纵容,让他走入歧途!秦王今日会如此,你便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宣帝怒喝道。

    “陛下!”云嫔磕了一个头,“都是臣妾的错,是臣妾管教无方,你要罚就罚臣妾吧,是杀是剐,臣妾都无怨言,求陛下放过凌儿吧!陛下,凌儿也是你最疼爱的儿子啊,你难道忘了是你亲自叫他骑马射箭,叫他写字读书的吗?有一次,他顽皮,放火烧了宣德殿你也未曾怪罪他啊!”

    “可他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是个成人了,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宣帝冷声道,“来人,云嫔管教秦王无方,降为贵人,回去好好的闭门思过!”

    说吧,宣帝便起身快步的离开。

    云嫔幽怨的唤道:“陛下!陛下!”

    李公公弯腰道:“陛下已经走远了,回吧,云贵人!”

    云嫔冷冷的盯着李公公:“怎么,本宫如今不得圣宠了,你也想要折辱本宫不成?”

    “奴才可没这个胆子!”李公公急忙说道,“只是这地上凉,娘娘的身子一直不好,再跪下去当心身子受不了!”

    云贵人抬手,李公公将她扶了起来,她冷声道:“起起落落不过是人生常事罢了,今日我们母子为奸人所害,总有一日我们会加倍的还回去的!李公公是聪明人,应该不会跟着糊涂人一起做糊涂事吧?”

    “娘娘放心,奴才一直都知道该怎么做的!”李公公低眉顺目的说道。

    祁王府,秋水苑。

    莫子玉听说了宫内发生的事情,心情自然是十分的高兴,刘凌的报应总算是来了,她让绿俏将前些日子祁王赏赐的那一壶葡萄酒拿了出去喝了起来。

    正喝着的时候,刘旭回来了,他见莫子玉一直望着他傻傻的笑,眉毛略略一抬。

    只见她面色微红,仿佛上了质量最好的胭脂一般,唇边含着笑容,如春日里面最美丽的那一朵花,双眸之中似乎藏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刘旭不由得心中一动,上前两步从她的身上闻到了一股酒味,问道:“喝酒了?”

    “嗯。”莫子玉点头笑道,“王爷前些日子赏赐的西域的葡萄酒,尝了些,味道甚为甘美!”

    刘旭瞧着桌上的半杯酒红色的液体,端起酒杯,将剩下了喝了,转着杯子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和这葡萄酒,自然是配上夜光杯!青跃,你去将本王书房内的那一幅夜光杯取来!”

    没一会儿青跃便是拿了一对杯子前来,略高,晶莹剔透,将酒红色的葡萄酒倒入其中,甚为好看。

    莫子玉今日的心情很是不错,一连饮了几杯。

    刘旭转动着酒杯,看着里面的液体问道:“你今日为何兴致这么好?”

    “因为高兴啊!”

    “为何高兴?”

    莫子玉一个转身,坐到了刘旭的膝上,双手攀着他的脖子,说道:“因为看到了王爷!”

    刘旭失笑,捏了捏莫子玉的脸:“见到本王就让你这么高兴吗?”

    “嗯。”莫子玉带着醉意,认真的点了点头。

    刘旭对着她的红唇就吻了上去,在他想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可惜莫子玉不胜酒力,醉了过去。

    刘旭哑然失笑,将莫子玉抱到了床上,嘱咐绿俏青灵好生照料,随后起身离开,所参奏秦王的案子尚未结案,他还不得松懈。

    出了秋水苑,青跃禀报道:“秦楚阁的那名女子叫做轻音,据现场的人回忆,当时文清便是为了她争风吃醋,动手伤人。事发之后,她便是消失了。属下已经派人打听到了她的下落,发现她似乎跟姜侧妃的关系十分密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