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多提防他!

    说话间,两人便是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一个年轻气盛,争强好胜,一个话少人狠,招招狠辣,倒是引得不少百姓围观。

    芈梓的功夫乃是名师教导,出招凌厉,招式大开大合,身手很是漂亮,而秦逸显然没有那么多的花架子,只朝着对方的要害攻去,出招快、狠。

    芈梓接招,渐渐有几分难以应付,感觉到面前这小子的功夫与他之前遇到的其他人不一样,要阴毒的多,原来这小子说的不是假话,他的确是有出手要人性命的资本!

    两人互拆了十几招,芈梓心中的警惕性更高,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身法如此的诡异?瞧他的打扮只是个普通人,可是这身功夫可不是普通人能够练成的!

    “臭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芈梓厉声道,“到底有何目的!”

    秦逸目光凌厉,招招杀机必现,对于芈梓的问话,丝毫没有想到回答,只是专注于招式!

    就在两人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道人影匆匆过来,抱拳道歉道:“芈世子,还请手下留情,这孩子乃是永济商号的伙计!”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姜生。

    芈梓自然是知道永济商号的,那是姜柳的铺子。闻言,他便退后几步,收了招式,瞧了姜生一眼,问道:“这是你铺子里面的人?”

    “是的,正是永济商号的伙计!”姜生抱拳道,“若有冲撞了世子的地方,小人代他向世子赔礼道歉。”

    他又看了一眼一旁面无表情的秦逸,喝道:“还不快过来给世子道歉!”

    秦逸面上露出几分不解,不过还是很尊重姜生,上前几步,抱了抱拳:“对不起。”

    芈梓抬了抬眉,冷笑道:“姜掌柜的,你这活计厉害得很啊,大人不说还抢钱!”

    姜生眉头一蹙,望了一眼秦逸问道:“你做过这种事情?”

    秦逸摇头:“没有。”

    “这孩子踏实奋进,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啊,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姜生朝着芈梓解释道,又看了一眼一旁的秦逸,“还不快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逸拿着手上的钱袋淡淡的说道:“被偷了,我拿回来而已。”

    姜生自然记得这钱袋就是他发的工钱,便同芈梓解释道:“这钱袋的确是秦逸的,上面还有永济商号的名号,只怕是他做的不好,叫世子误会了!”

    芈梓噎了一下,没有想到还真是自己误会了这小子,不过这小子这一身的功夫的确是可以的很,咳嗽了一声问道:“这小子你是从哪儿找的?”

    姜帅微微笑道:“是老板嘱托在下照顾他。”

    他口中的老板自然是姜侧妃。

    芈梓微微愣了一下:“她嘱托你的?”

    他又抬眸疑惑的看了一眼莫子玉,深深蹙眉:“让你老板来永济商号一趟,我有话要跟她谈!”

    “这……”

    “照我的话做,这小子十分的可疑!”芈梓放低了声音说道。

    姜帅眼睛转了一下,瞟了一眼神色淡淡的秦逸,还是点了点头。

    而此刻,莫子玉还在宫中,她见了刘昶清,又陪着太后聊了会儿天,见着日暮西下,方才出了宫。

    正在回王府的路上,便是接到了姜生的口信,让她去一趟永济商号,莫子玉便是觉得有什么急事发生,也为思考,便是直接去了。

    入了永济商号,姜生候在门口,将这莫子玉到来,急忙上前拱手道:“姜侧妃,你来了?”

    莫子玉问道:“怎么回事?”

    姜生看了一眼青灵与绿俏,莫子玉见此便笑道:“你们先两个等候一下,我同他谈些事情。”

    入了里屋,却见着芈梓坐在屋内,一旁站着面色淡漠的秦逸,莫子玉一时不解,问道:“这是怎么了?”

    芈梓起身,急吼吼的拉着莫子玉走到了边上,瞟了一眼秦逸,小声的问道:“你跟那小子很熟吗?”

    莫子玉更为不解:“怎么了这是?”

    “那小子一身功夫诡异的很,断然不是出自名门正派,你跟他怎么认识的?”芈梓关切的说道,“你要小心他图谋不轨!”

    “跟他不过是萍水相逢,见他可怜,便让他在商号内干活儿!”莫子玉微微一笑,“他受伤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从这段时间来看,这孩子秉性还是良善的,只要好好引导,应当不会有什么事情!”

    “失忆?失忆岂不是更可怕么?”芈梓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他现在记不得自己是什么人了,但是万一他是杀人如麻的杀人狂呢?是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呢?是下流无耻的采花贼呢?”

    莫子玉失笑:“别胡说,我看这孩子挺好的,没有想得那么邪恶!他现在没有记忆,又没有谋生的技能,若是现在放任他不管,才会叫他闯出大祸来!他一身武艺,有个人看着,反倒是放心些!”

    芈梓跺脚:“我这是担心你的安全,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呢!”

    莫子玉微微笑道:“我自然是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此事我心里面有分寸,你不必过于担心的!”

    芈梓见莫子玉的心意已决,便不再说什么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子,算下来两人也认识一年多了,比起一年多以前,如今的她五官长开了,显得更加的端庄大气,美艳动人,又有着稍有的书卷气,让她整个人如同雨后的荷花一般,美丽又高洁。

    虽然心里面想她想得要命,但是不想给她带来麻烦,故而只能够压制着这一股思念,不去见她。如今她便是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他自然贪念的看着她的容颜。

    莫子玉没有再理会芈梓,缓步走到了秦逸的面前,问道:“这段日子怎么样?伤势可好些了?可想起什么东西来了?”

    秦逸摇了摇头:“伤势已经大好,不过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无妨,不用着急,慢慢来就是。”莫子玉微微笑道,“你且在这里好好,姜生会照顾好你的。”

    “嗯。”秦逸点了点头,冷冷的看着一眼芈梓,指着他大声的说道,“那个人,不好,你要少跟他来往。”

    “喂,臭小子,你说什么呢!”芈梓骂道,“信不信我抽你啊!”

    秦逸冷哼了一声:“狗急跳墙!我要去给义父煎药了,告辞!”说完,不再理会芈梓一副要继续打架的模样,转身离去。

    “歪魔邪道,还敢大言不惭!”芈梓气得牙痒痒的。

    “你跟一个失去记忆的人计较什么!”莫子玉笑着摇了摇头,“时间不早了,我也还回府了,你多保重吧!”

    “你……”

    你能不能多陪陪我?我很孤单。

    “什么?”

    “没事儿!”芈梓装作爽朗的模样,“回吧,免得祁王担心。”

    莫子玉转身离开,芈梓无奈的叹了口气,昨儿是中秋,他很想家,想家里的父王母妃跟姐姐们。他很想将自己心里面的思念与愁绪全部都告诉她,这个京城里面,除了她,他也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倾诉。

    出了永济商号,绿俏问道:“没事儿吧?”

    莫子玉轻轻的摇头:“芈世子跟秦逸打了一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随后上了马车回了秋水苑。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不过却没有刘旭的身影,想来此刻应当还是在忙着吧。

    不光是中秋夜宴的刺杀,所引起的连环反应,他须得应对着,前些日子关于秦王一案,也尚未收尾,这一切都得他亲自督办才可。

    近段时间,想必是没有多少空闲的日子的。

    莫子玉不由得想起赵王的伤势,这是一场谋杀还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局?

    皇室一连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大事便是秦王被软禁,一件大事便是祁王遇刺,赵王舍身相救。

    前一件事情在被死死的捂住了,知道秦王到底为何事被软禁的人很少,故而在京城也没有引起太大的舆论。而另一件事情,赵王勇救祁王的事情,便已经在京城里面传为了佳话,发酵如此之快,叫人咂舌。

    这不得不让莫子玉更加的怀疑中秋夜宴事件的目的,若这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局,一切倒也说得通?目的自然是为了成全赵王忠义仁爱的贤名,朋他上位。另外,让祁王在众目睽睽之下欠赵王一个天大的人情,他日赵王登位,有此等恩情在,祁王也只有忠心辅佐的份儿!

    不过区区皮外伤便可以换来两个好处,倒也不吃亏!

    秦王的事情被查明,罪证确凿,他被降为郡王,罚俸一年,幽禁与府内半载思过,而他手下与他交往甚为亲密的,则是或杀或贬,秦王一党,土崩瓦解。

    同时赵王被加珠为五铢亲王,与祁王平起平坐。

    中秋夜宴,发生这么大的纰漏,照理说郦妃也应当受到惩处,但是念着赵王受伤的缘故,并未给郦妃相应的处罚。比起同样操办宴会出了差错却被贬的云贵人,便是有天壤之别!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