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与那人有五分相似!

    大雪依旧。

    又是一年春节。

    热闹的气氛冲淡了眼下局势的紧张。

    对于莫子玉来说,今年的春节比起往年来说,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今年身边多了几分知心好友,能够与他们一起过节,对于她来说,也不算是孤单了。

    “小逸,你这饺子包的方法不对,你这么包,待会儿肯定得漏出来的。”莫子玉耐心的指导着秦逸包饺子,“你几个褶子,捏紧点,这样才不会漏了。”

    “太难了!”秦逸泄气的将饺子皮儿扔到了一边,他在练武方便有奇才,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被小小的包饺子给难住了。

    “这有什么难的!”司徒摘星嘲笑的说道,“看我的。”他说着,便是包了一个形状奇怪的饺子。

    秦逸嫌弃的看了一眼,嘲讽道:“你这包的还不如我呢!”

    “能吃就行,管他那么好看做什么?”司徒摘星咳嗽了一声。

    邱铭倒是老老实实的包着饺子,包得快,形状又好看。

    莫子玉没有想到他一个大男人还有这一手,笑问道:“你这是跟谁学的?”

    “以前跟着师父在一起,我们爷俩一起过日子,啥都得会一些。”邱铭笑道。

    这时候红娘端来了一盘子刚出锅的热腾腾的饺子,笑道:“先吃两个吧,热乎的。”

    “我在院子里面的树下埋了一坛子酒,我去挖出来去,今夜咱们一醉方休!”司徒摘星丢下手上的饺子,急急忙忙的跑出去挖他的酒坛子去。

    莫子玉瞧着大家的笑脸,心里面也暖呼呼的,人生得一知己,已无憾了。

    不过莫子玉心里面还是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一直没有齐幕煊的消息,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不管如何,她是真的想跟他说上一句谢谢。

    “公主。”红娘给莫子玉夹了一个饺子,“尝尝吧。”

    她瞧着莫子玉的脸色,又问道:“可是有什么心事?”

    “我在想,齐幕煊现在到底在哪儿?”莫子玉说道,“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他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今夜是团年夜,我也想要跟他一起吃顿饭,喝杯酒。”

    “少主如果知道公主在思念他的话,他心里面想必也会很高兴的。”红娘说道,“我相信少主必然在某个地方默默的关注着公主,定然会为公主做的事情而骄傲的!”

    “希望有朝一日,我还能够跟他说一句谢谢吧。”莫子玉闭上眼睛,抚摸着眼眶内的眼珠说道。

    比起莫子玉他们几人简单而温馨的春节,其他地方的倒是十分的热闹。

    而南楚因为新添了一位皇子,今年的春节更是隆重而热闹,可谓普天同庆。这位年轻的帝王用他的能力证明了他才是南楚最合格的统治者,百姓们佩服他的手腕与威严,也为南楚有了一位继承人而感到高兴。

    长久的被压迫,让南楚人有一种强烈的想翻翻身的情绪,而南楚即将有可能向北夏宣传的传言早就在百姓中间流传开来,但是老板姓不但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是多了一分期待,都想要将曾经失去的尊严全部捡回来。

    “见过陛下。”宫女行礼。

    芈梓轻轻点头,让她不必声张退了下去,他缓步来到了孙平灵的房门外,只见着她正在逗弄着床边那小小的孩子,场面十分的温馨。

    “今日身体怎么样?”芈梓问道。

    孙平灵略微吃惊:“臣妾的身子很好,不过这会儿正是宴会的时候,陛下怎么会在这里?”

    今日国宴,芈梓宴请文武百官,因着还在月子里,孙平灵就没有出席,所以对于芈梓在这个时候出现有几分诧异。

    “来看看你。”芈梓说道,“我近来忙于国事,你生下孩子之后,未曾好好关心一下,我心里面十分的过意不去,所以今日就前来看看你跟孩子。”

    “陛下,臣妾生下了这孩子,臣妾算是完成了该完成的任务了。”孙平灵顿了顿说道,“为陛下添一位继承人,是臣妾的责任,眼下,臣妾觉得轻松多了。陛下,也不必勉强自己。”

    芈梓微微楞了一下,蹙眉问道:“你这是何意?”

    “陛下,你我心知肚明,这孩子不是你我爱情的结晶,他只是一个意外而已,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意外,为陛下开枝散叶,是臣妾的职责,陛下不必因为臣妾生下了孩子而对臣妾感到歉疚或者感激,没有必要。”孙平灵说道,“陛下不是一个多情的人,陛下尽可以跟着自己的心走。”

    “我倒是头一回听到这个理论的,你只怕也是头一个不想要自己丈夫关怀的人吧?”

    “孩子不是邀宠的工具。”孙平灵淡淡的说道,“我生下孩子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我应该做,而不是想要利用孩子得到什么。”

    她微微叹了口气,又道:“陛下如此宠爱祁贵人,王后不知道原因,但是你我都知道的,陛下到现在为止还是忘不了她是吗?但是陛下要记得有点,祁贵人始终不是她。”

    “我明白。”芈梓淡淡的说道,“你先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只管派人来找我。”

    “是。”

    芈梓心情有些沉重的来到了外面,祁琴音正候在外面看雪。

    看到芈梓出来的身影,她款款上前,问道:“陛下,贤妃跟小皇子眼下的情况如何啊?”

    “挺好的。”芈梓自然而然的握住了祁琴音的手,“陪我走走吧,我好久没有让自己的放松一下了。”

    “那宴会……”祁琴音略有些迟疑。

    “宴会有王后跟太师呢,没事儿。”芈梓说道,“走吧,我还没有带你好好儿的逛逛呢!”

    同时,宴会场上,陛下自从出去了一下就一直没有回来了,钱琰立即派人去找陛下回来,宫人穿回来消息陛下这会儿正在跟祁贵人在宫里面闲逛呢!

    “闲逛?”钱琰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眼下什么场合陛下不知道吗,怎么能够跟祁贵人去闲逛呢!这妖女,又在蛊惑陛下了!”

    “那现在?”

    “再去请陛下回来主持大局!”钱琰按了按太阳穴,“倒也无妨,有我在呢,只是陛下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分寸了?”

    宫女在钱琰耳边小声的说道:“奴婢倒是听宫里面的老人说起了一件事情,倒是能够解释为什么陛下会那么宠爱祁贵人。”

    “哦?”钱琰挑眉,“怎么说?”

    “王后可还记得此前他们提起过,陛下曾经对一个北夏女子用情至深,而且那女子还在宫里面住过数月?”

    “她不是早就走了吗?跟她有什么关系?”钱琰烦躁的问道。

    “据说祁贵人与那女子有五分相似。”宫女说道,“奴婢听宫里面的老人说,看到祁贵人就仿佛看到了那人回来了一般!”

    “当真?”钱琰蹙眉,“还有这等事情?难道是我引狼入室了?”

    “此事祁贵人只怕还不知道呢!”宫女说道,“王后倒是可以及早做出打算。”

    钱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北夏,皇宫。

    因为灾情与内乱的影响,北夏今年的宴会极为简单,只是将宗亲聚在一起吃顿饭而已,同时刘旭还向他们宣布,将裁减后宫以及皇室宗亲的用度,为了眼下的难关,宗亲们表面谢旨,内心还是有诸多不满。

    前方的战线上,谢狄节节高歌,叛军节节败退,但是距离他承诺的开春之后就将叛乱平息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吃完晚宴,刘旭自然感觉到了大家的不满,心里面烦躁不已,不想在面对这一群不识大体的亲戚,独自前去清净一番。

    众人一散了宴会之后便是去找皇后抱怨,谢璇眼下有孕在身,只好好言相劝,一再承诺这只是暂时的,并且等灾情过去,国库充盈之后会补偿他们的,这才平息了他们心中的怒火。

    “父皇。”刘昶清拱手行礼。

    “都散了?”

    “散了,他们都出宫了。”刘昶清说道,“父皇不觉得今日宣布这件事情太过突然了吗?儿臣觉得不合适,眼下的情况不是很好,这么一弄,他们若是将消息传播出去,不是让大家知道了咱们现在国库空虚,不是让百姓对朝堂的更加没有信心么?”

    “百姓眼下吃不饱穿不暖,不知道饿死冻死了多少人,但是他们呢,每日大吃大喝不知道节制,生活奢靡,如果再不警告一下,北夏就要被这群蛀虫吃空了,那真的是到了亡国的时候了。”刘旭叹道,“眼下敲打敲打他们也好,如果他们还不知足的话,只好送去前线体验一下了。此事你不用担心,朕心里面有分寸的。”

    “是,父皇。”刘昶清说道,“时候不早了,父皇该去看望一下母后了。”

    刘旭抬眸看了他一眼:“你们近来关系倒是不错。”

    “她腹中的孩子是儿臣的弟弟。”刘昶清坦然说道。

    刘旭点了点头:“你能够这么想就好,只盼着日后你们兄弟能够和睦,一起携手治理北夏江山。”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