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从吞噬开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封神:三清的憋屈

    圣人消失,诸天混战。

    最后一战,将大鸿仙界硬生生打碎化为大鸿凡界,玉鼎真人也被先天至宝弑神qiāng给捅了,结果肉身崩溃,只剩下残灵,留下传承烟消云散。

    至于玉泉府中的这个,乃是一段印记罢了。

    “要不是小凡给我上品先天灵根紫云蕴魂树所结的蕴魂果,炼化之后,补充了几分力量,提升了些能力,我这段印记也已经消失!然,我依然只是一段记忆,些许魂力,没有本源印记,迟早也会消散而亡。”玉鼎真人说着,就笑道,“如今见到二郎无事,又有如此成就,小凡战力逆天,不弱于准圣,为师即使现在消散,也死而无憾了!”

    “师父,你绝对不会死的,我也不会让你死!”杨戬神情激动。

    他幼年丧父,母亲虽然身份尊贵,却被镇压,早早的就被玉鼎真人收为弟子,是师如父的教导。

    对待师父,真的犹如父亲一般。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这才是轮回之道!”玉鼎真人拍了拍杨戬的肩膀,微笑道,“天地生我,再回归天地,此乃天理,何必悲呼!”

    雷震子却心中一动,取出了一页纸“师伯,这是当年姜凡给我的一页生死簿,我就是借助此物,才获得一线生机,轮转而生时,正好降临到了这方世界,融合了风雷本源,才有如今成就!师伯试试,或许也可以!”

    玉鼎真人摇头“你还有残灵存在,可我只剩下一段印记罢了,缺少本源,没用的。否则,一颗蕴魂果就能让我恢复了!”

    “等世界融合之后,找掌教师叔问问,或许有其它方法!”姜凡开口。

    “或许有!”申公豹眸光闪闪,“师父他老人家,不说其他,就对待我们这些弟子来说,可谓无微不至。或许,还留有其它手段,否则他老人家又怎么放得下我们就悄无声息的消失?”

    “师祖他老人家最为护短,或许还真有其它手段!”哪吒率先点头,“当年封神一战,波澜诡劫,若没有师祖护持,嘿嘿!”

    他挑挑眉,没有说下去。

    “其中真正的详情,你又知道多少?”申公豹冷哼一声,“你们只看到了我嫉妒姜子牙师弟,又怎知我的苦处?若不是我暗中穿针引线,你们这些小家伙,又岂能保全?”

    “师叔,我在凡尘人间,就没少听说封神一事,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您老说说?”姜凡插言。

    提起当年,哪怕杨戬,此时也沉默。

    宋乾一直是个透明人,只是默默的坐在了一旁。

    他也明白,姜凡能将他带进来,就是没有当外人。

    然而在这里,他也只能静静的听着。

    “当年啊!”玉鼎真人先叹息一声,“那本是一场谋算,结果弄巧成拙,真的演变成了三教的一场劫难!”

    “师父,怎么说?”姜凡意外。

    自从申公豹出现,杨戬等人行礼,他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按照传说,以当年申公豹所为,按照杨戬的高傲,又岂能行礼认了这个师叔?

    “封神之战后,你师祖曾说,当年紫霄宫中,道祖曾言,洪荒之外,混沌之中,有一域外天魔界,对洪荒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侵犯,让他们做好防范的准备!”玉鼎真人缓缓说道,“道祖说,他不会插手!”帝国第一宠:老公,吻上瘾

    “时值当时天帝感天庭人手不够,就前往紫霄宫中求道祖指教!”

    “道祖拿出天书封神榜和打神鞭,二者合一,为极品先天灵宝。封神榜摄真灵,打神鞭克元神,就交给了天帝,让他看着办!”

    “当时天帝虽然位尊,却以三清圣尊为首,不敢违逆!”

    “太清圣人却灵机一动,就与师尊和上清圣人商议,以天庭招揽人手进行布局。师尊就降下玉清符诏,让天帝将封神榜和打神鞭送到昆仑山圣地,天帝不得不遵从!”

    “太清圣人就言,以人道皇朝更迭为棋局,布下劫眼,号称封神,不但可以为天庭挑选人手,也能顺势布下一局,引域外天魔降临,然后一举灭杀,更能顺势寻找域外天魔界所在,彻底给灭了!”

    “三清之议,可定天地大局!”

    “人间封神,沸沸扬扬,却只是三教之事!”

    “女娲圣人穿针引线,点燃开端!”

    “西方二圣被排斥在外,毕竟封神为天庭势力,不但可以掌权,也可以收集气运,岂能让其它势力加入?”

    “封神榜在手,只要真灵不死,可以随时重铸肉身!生生死死,本就无所谓。”

    “太清人教弟子少,没有参与,只有截教和阐教对垒,最终演绎成不死不休之局!”

    “师尊和师叔也早就商议过,以截教势大,阐教嫉妒,阐欲灭截而一步步推动!”

    玉鼎真人说道这里,忽然沉默。

    唉……!

    申公豹却幽幽一叹,接过了话头“圣人心动,天道显化,大劫开启,我和姜师弟就成了应劫之人。姜师弟当封神,为诸神之首,地位尊贵,可厉红尘杀劫,却要应劫转世,才能消磨劫气,在仙道上才有所成就!”

    “而我,暗含天数,要推动大劫运转!”

    “当时师尊就和我言明事情经过,利害关系,姜师弟在明,直接参与大局之中,而我要在暗中,以嫉妒姜师弟为名,心中不忿,穿针引线,引导截教强者一点点的自然而然的参与大劫之中,这样才能推动封神的战局不停的扩大!”

    “我就利用三寸不烂之舌还有天生神通,游走在截教之中!”

    “封神大劫,在圣人的目光下,逐渐的扩大!”

    “赵公明之死,三霄娘娘布置九曲黄河大阵,诛仙剑阵等等,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特别是诛仙剑阵,差点打碎地仙界!”

    “如此巨大的动静,依然没有引来域外天魔界!”

    “最终,三清圣人商议之后,上清圣人一狠心,愿以整个截教进行最后一搏,就布下了万仙大阵!”

    “太清圣人又引来西方二圣加入!”掳爱成婚,总裁别插队

    “那一战,天崩地裂,截教弟子,几乎被西方二圣给掳走了三千红尘客,强者死伤无数!”

    “明面上,上清通天教主和师尊彻底反目,几乎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三清彻底决裂!”

    “哪怕如此,域外天魔界依然没用动静!”

    “师尊他们傻眼了!”

    “到了这时,还能怎么办?”

    “通天教主欲哭无泪,太清师伯沉默,师尊更是叹息!”

    “毕竟那一战后,我们玉清一脉的副教主燃灯道人,师兄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都投靠了佛教!”

    “截教残了!”

    “因封神将西方二圣排斥在外,最后为了逼真,引二圣前来,太清师伯许诺欠下一个人情!”

    “结果……!”

    “他们不明白,地仙界都打成这样了,圣人也反目,为何虎视眈眈的域外天魔界没有前来?”

    “道祖适时降临,讲清了缘由,域外天魔界的强者不是没有降临,而是将临时碰到了一群可怕的混沌凶兽被阻挡了!”

    “如之奈何?”

    “只能吞下苦果!”

    “也因为大战,道祖明面上降下法旨圣人不得随意降临凡尘!”

    “岁月悠悠,封神之战,最终淹没历史洪流中!”

    “也是后来,师尊怕我受到委屈,这才将真实原因讲说了出来。对于当初一战,师尊也感叹时也命也运也,哪怕强大如圣人之境,又岂能料定所有?一场封神,成了我们三清的笑话,西方二圣暗中得意洋洋,女娲娘娘坐看风云!”

    申公豹说到这里,都不禁摇头。

    姜凡听的嘴角抽搐。

    三清也太倒霉了。

    本是一场大布局,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怨谁?

    混沌凶兽也!

    “传说中的封神之战,圣人决裂,几乎不死不休,显然谬误很大!”姜凡心中思量,“三清从诞生之初就相伴,一起修炼,一起成长,一起杀敌,同生共死,经历过何等多的事情,岂能因封神之战,弟子间的龌蹉就反目?圣人之尊,心怀天地,寿元无量,坐看命运长河波澜,又怎么会因一场人间杀劫,就放下亿万年的情谊?哪怕弟子死光,恐怕也难以分离三清的关系。毕竟弟子死了可以再收,教派灭了可以再立,对圣人而言,这算得了什么事儿?再说,又有圣人之下皆蝼蚁之言。”

    “只是这个真相……!”

    姜凡想着,暗中摇头。

    太窝囊了!

    太憋屈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