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女生频道 > 综漫世界当女王 >

第479章 这是一个高手

    “那么就你所知,这正影大师有没有提过有朋友怨恨他,或者嫉妒他之类的呢?”目暮警官继续提问。

    “怨恨吗?”

    “如果真是照服部刚才所推测的,一方面知道这个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同时要对这个房子内部结构熟悉,也就是熟人所为的可能性非常高,况且正影大师的魔术手册一定值不少钱才对吧”目暮警官好像渐渐地上到了,被欧阳天天那么一提醒,他现在也觉得熟人作案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你是觉得在他们几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是嫌疑人吗?”看目暮警官把话说的那么的隐晦,欧阳天天就觉得没必要,什么事情都不点透,如果不点透的话,他们永远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被欧阳天天一下子说成嫌疑人,他们几个人确实有些紧张,但是没有过多的辩解。

    目暮警官觉得尴尬,自己的小心思就这样被点破了,于是圆滑了一下。

    “我是想,曾经造访这个家的客人里头,有没有这样的人呐?”这也算是一点点小的缓解吧。

    “不过,我觉得正影大师,实在不像是会遭人怨恨的人呢”说话的人是星河童吾,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师傅肯定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人,怎么可能会遭到别人怨恨呢?

    师傅这种人就是崇拜的偶像和英雄,不可能有什么污点存在的。

    正影太太倒是想起来一件特别特殊的事情。

    “经你这么一说,有个人,好像是有点可能,是一个男人,说想见我先生来了好几次,我以为他只是我先生的支持者,所以让他参观了我先生的房间,想不到。这个男人进来之后就对着屋子开始大喊了起来,喊的一般都是你给我出来,你这个只会拿别人的点子用来耍人的大骗子,在屋子里喊的非常的过分,就好像是我先生真的得罪了他一样,是吧,犯田,我应该跟你提过这件事吧”正影太太对于这个陌生男子的一些细节的问题可能是想不起来了,毕竟时间过得太过于久远了。

    所以只能大概的讲一些粗略的内容,不过这也算是提供了一个点。

    犯田先生突然之间被正影太太这么一点名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就开始流下汗水,他好像非常的紧张,虽然他现在脸上戴着墨镜,没有办法看清他后面的眼神儿,但是欧阳天天也知道,他对这件事情可能是有些知情的。

    “哦,好像有这么回事”慌慌张张的回答了这么一句话,每五年一次都会来这里吃正影太太的饭菜,如果真的赶巧的话,可能真的会遇见那个陌生人。

    “那男的长什么样子呢?”高木警官已经开始拿出纸笔了,想要把这个人的模样给画出来。

    “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我也不太记得了,之后有时,我常觉得家里摆设好像有点不一样,不过也有可能只是我的错觉”

    “好像有点不一样诶。”被正影太太这么一提醒,小兰突然就想到了什么事情。

    “小兰你怎么啦?”远山和叶和欧阳天天同样好奇。

    “嗯,我总觉得我们在发现展子小姐遗体之前之后,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不一样嘛,欧阳天天刚上来的时候没有注意这么多,一直都在思考为什么把这个走廊设计成这个样子?

    “你也有这种感觉吗?”远山和叶找到了共鸣。

    “你也有是吗?”

    “可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我打电话给新一问问看好咯。”小兰这画风来的也太快了吧,突然之间就想要打电话给工藤新一工藤新一现在可就在眼前站着呢,主要是电话真的想了的话,那一切不就露馅儿了。

    柯南就开始慌张起来了。

    “你不是说一直都没有号码吗?”远山和叶有些好奇,记得上次想要打电话的时候还没有打通呢。

    “上次他终于告诉我了呀!”小兰开心的笑了起来。

    “没有必要非要问工藤新一吧,他可能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情况,就算你问他的话,他可能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我哥什么样子我还是清楚的,而且他现在可能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去搭理咱们吧。”欧阳天天低头已经看见柯南开始慌张起来了,他拼命地在自己的口袋里寻找着手机,但是越是着急,手机就越是没有办法找到。

    “没关系啊,我就觉得应该给工藤打个电话,你就问问他吧,工藤真的是超级聪明的,跟他讲这里发生什么事,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跟服部平次一起合作了。”远山和叶露出来一副崇拜的小眼神儿,看样子他非常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两个人合作的模样,服部平次整个人就在远远的地方听着呢,远山和叶对别的男人花痴服部平次都受不了了,更何况花痴的人还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不好意思,在整个事件完成之前,这个手机我都要先没收了。”服部平次转身走到远山和叶的身边,把小兰的手机给抓了起来,然后装到了自己的怀里,欧阳天天和柯南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这给两个人都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呀,一个不用再去想理由了,一个就不用再着急了呀。

    小兰和远山和叶完全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之间怎么了这是。

    服部平次非常的生气,被刚刚远山和叶抱着星河童吾的手臂还要生气,服部平次将手机放在口袋里边,然后走到柯南的身边,用手直接将柯南给拎了起来,然后放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

    欧阳天天安慰了一下这两个人,让他们不要如此的生气,然后就来到一旁,看着正在吃醋的服部平次和柯南两个人的对话。

    服部平次很不客气的将柯南给扔在了角落里边。

    “那就请你说说这件事情的真相吧,超聪明的工藤”服部平次这醋吃的也太快了吧,连自家兄弟的醋也开始吃起来了,明知道远山和叶说话不是那个意思啊,他只不过是想让小兰给工藤新一打电话而已。

    柯南用一副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服部平次“你刚才不是就已经说出了真相了吗?”今天到头来一直都在拼命的吃醋,服部平次好像很在意远山和叶。

    “你们两个躲在角落里偷偷说话,我也来听一下。”离得有点儿远,欧阳天天有的位置可能听不太清楚,他们两个提供的情报,那可比那些警察有用的多呢。

    “是吗?你还想偷听我们说话,我看你是想要告诉他们两个吧。”两个人真不愧是好兄弟,就连这么长的话都能异口同声的说出来,而且还要用这么卑鄙的心思去思考别人。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就直接告诉小兰你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了。”欧阳天天说完起身就准备离开。

    “好啦,好啦,告诉你不就是了嘛。”柯南可没有时间跟欧阳天天在这里闹着玩,自己的这个妹妹还真的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我们重新回到刚刚的那个话题啊,除了我说的那几点,你一定也有想不通的地方,不是吗?”话题重新被拉了回来。

    “是啊,是有几点,首先第一点,犯人干嘛偏偏选今天这个日子跑来”柯南说到。

    “没错,正影大师就是在十年前的今天失踪的,如果犯人对这个家有所了解的话,应该不会不知道,每年的这一天,犯田都会过来这里,正影太太绝对不可能一个人在家”服部平次这么说道。

    “这次想要伤害的目标是展子小姐,为什么要伤害展子小姐呢?难道展子小姐知道什么nèi mù或者是什么不知道的事情吗?还是说犯人杀人只是一时兴起呢?”总应该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才会被杀人灭口的,又或者是跟什么事件连接到了一起,不可能就简简单单的死掉,即兴杀人这一点完全不可能。

    “还有一点就是,展子小姐被谋杀时,溅出来的血迹,如果真的,像我刚才推理那样,他是在走廊或者资料库被杀,为什么那里都没有呢?”服部平次又提出来了一个,另外的想不明白的问题点。

    “说的也是,如果真的是不小心被发现了,临时起意杀人的话,毁灭证据的手法,也未免太明快了”

    “是啊,照理说比方地板、瓷砖、缝隙啦,柱子木纹里面会染到血迹,都是合理的”两个人分析的都没错,欧阳天天只能拼命的点头,自己说出来的那一点,只不过是大家谁心里都非常的明了,却没有说出来的一点罢了。

    可能是觉得这一点说出来太丢人吧,就把这么简单的问题丢给了欧阳天天了。

    “还有第三点啊”说着说着服部平次就冒出了第三点来了。

    “还有啊。”柯南也觉得奇怪,自己难道是漏掉了一些什么吗?还有什么事情是没有发现的呢?

    “是和叶啦!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就觉得不对劲,每次看到她嘻嘻哈哈的,或者晃来晃去的,就会让我烦的,没有办法好好推理,为什么啊!”服部平次觉得自己推理这些事情会比让自己推理命案还要痛苦。

    远山和叶就是他自己最大的软肋,他扶着脑袋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对着欧阳天天投来了求救的目光,欧阳天天也不能把话说的特别的明白,所以只能隐晦的去暗示他。

    “可能如果你换一个想法去想这件事情的话,就不会那么烦躁了。”这个傻孩子,他是喜欢远山和叶,所以才会这个样子啊,只要有远山和叶在身边,他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啊。

    柯南只能在一旁尴尬的笑笑,其他的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真的吗?我怎么不这么觉得呢?”服部平次不愿意去相信欧阳天天,因为在他的心里一直认为欧阳天天跟小兰还有远山和叶是在一起的人。

    “你每次看见和叶跟其他的男生在一起有说有笑,或者是聊天很火热的时候,你的心里是不是非常的不痛快,有一种怒火就想要发泄出来。”他现在到了青春期,欧阳天天有义务帮他了解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孩儿。

    “对啊,就是这个样子,你怎么知道呢?你怎么了解我了解的这么清楚呢?”服部平次非常的激动,好像一瞬间抓到了救星一样。

    “不是我了解你,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欧阳天天转过头去默默的笑了笑,看样子这种事情不能太过于点破。

    “算了,他还没有长大,我们两个就不要再去启发他了。”柯南抬起自己的小手,然后放在了服部平次的肩膀上,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大人了一样。

    欧阳天天就这么笑笑,然后就看见服部平次非常不满意的将柯南给拎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起来。

    好在欧阳天天是一个女生,要不然的话现在被拎起来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远山和叶赶紧走过来将课堂抱在怀里,这才化解了两个人如此尴尬的氛围。

    “怎么回事儿啊?”小兰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事情都没有,两个小孩子在那里闹着玩儿呢。”欧阳天天随口一说,可是突然之间就感觉到背后一凉,一转头就发现服部平次用那种怨恨的眼神看着自己呢。

    欧阳天天摇摇头,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看见,然后来到了正影太太的身边,继续来pò jiě这个案件。

    “那么除了你先生的弟子星河,犯田这两位先生之外,还有没有经常来找你先生的魔术师之类的人呢?”问话还没有结束,也不知道要问到什么时候,总是这么问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因为十年前,在他失踪前真的有很多不同的人来造访,很难分清楚谁是谁,这房子是我先生自己设计建造的,所以就算只是工作往来不怎么熟的人,他也会请人家到家里来秀给人家看的”正影大师原来也是一个虚荣心很重的人。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